2008年2月2日 星期六

"譯場(su)報告" * On Translating * No. 7

"譯場(su)報告" * On Translating *

No. 7, 2008/ 2月/3日; 2008/1/28 創刊

「到葉門釣鮭魚」SALMON FISHING IN THE YEMEN 讀者報告:Review of Salmon Fishing in the Yemen by Paul Torday

get under sb's skin

副標:「字典國度奇幻之旅」,意思是,這個國家對於作者來說,原本就像是只存在於字典之中,夢幻而遙不可及。Yemen : Travels in Dictionary Land 葉門:字典國度奇幻之旅 對於hc而言 本書有"字彙表" 相當精彩--當然內文對於阿拉伯茶的說明更詳細多多
「愛…..恨…….我是安靜的 /一向安靜 / 書寫著/ 寫著
等待有人
將它們誦讀出聲」【林婉瑜: 字的聯想】


魯迅:“羅馬字拼音者是以古來的方塊字為主,翻成羅馬字,使大家都來照這規矩寫。” 《且介亭雜文二集‧論新文字》

rl:「君不見隋唐以降如鳩摩羅什、玄奘等不計其數的翻譯大師都不附原文?」
hc:「這些是"咒語",讓人爽而已。 現在呢! 可能有許多專家發現,他們許多地方之翻譯,不過.....」(參考日本 中村先生等的 “金剛經” 等疏注……)

現在,台灣還有許多出版社採取「潔身自愛」作法:整本翻譯書內完全無一西方字母。譬如說,Jane Austen著『理性與感性』,台北:遊目族,2001

''Regarding the Pain of Others.'' ( Susan Sontag) 漢譯比較:

旁觀他人之痛苦 陳耀成譯, 台北:麥田出版,2004
關於他人的痛苦 黃燦然譯, 上海:譯文,2006
兩本書的編輯和內容都相似:

目錄
关于他人的痛苦
致谢
附录:关于对他人的酷刑
译后记 –


hc: 兩本書的「译后记」都很值得看。黃的這篇還討論到翻譯之道的某些面向,可以參考。"
陳耀成譯本的文字比較「化」,注解精彩;雖然我對於第140頁關於tableaux vivant/diorama/panorama等字眼的翻譯不同意,不過他都附原文。反過來說,黃燦然譯本的這幾字(無原文),比較「對」:活人造形、透景畫、全景畫。
這整本書的翻譯都可以對照研究:我們看扉頁的兩句引詩之翻譯,就可以知道不同文字的排列甚至於可給完成不同的感受。
為了方便,所選則附錄之末段來比較一番:

「畢竟,我們正在作戰。無休止的戰爭。戰爭是地獄,比把我們帶入這場腐臭戰爭的任何人所預期的更可怕的地獄。在我們數位鏡子的迷宮中,這些照片永不會消失。是的,一張照片似乎抵得上千言萬語。而且,即使我們的領導人選擇不瞄一眼,也會有成千上萬的快照和錄像不斷出現。不可阻擋。」(孫怡譯)
After all, we're at war. Endless war. And war is hell, more so than any of the people who got us into this rotten war seem to have expected. In our digital hall of mirrors, the pictures aren't going to go away. Yes, it seems that one picture is worth a thousand words. And even if our leaders choose not to look at them, there will be thousands more snapshots and videos. Unstoppable.
「畢竟,我們正處於戰爭中。沒有終結的的戰爭。而戰爭即地獄,比任何把我們拖入這場惡臭的戰爭的人所可能預期的更可怕的地獄。在我們鑲滿數碼鏡子的大堂中,這些照片不會消失。不錯,看來一張照片勝於千言。即使我們的領導人選擇視而不見,也會有成千上萬的快照和錄像湧現。不可阻擋。」(黃燦然譯)

hc說明:· A house of mirrors or hall of mirrors, a room full of mirrors often found as an attraction at carnivals or amusement parks.
· The Hall of Mirrors at the Palace of Versailles in Versailles, a suburb of Paris
The Château de Versailles, or simply Versailles, is a royal château in Versailles, France.

詩與散文

Allan Ramsay S. Johnson的文學俱樂部中提出很多有趣的見解
譬如說 荷馬史詩既然在"古遠"即成,那應該有樸素的散文翻譯,來表現其精神(譬如說 楊憲益 荷馬史詩《奧德修紀》)。
Johnson
說法則是:要欣賞它們, 只能從詩體得之。 (可能在1778 Good Friday之後所言)
茅盾《最漂亮的生意》:“據此道中人說,此中困難,不在得車,而在領照,不患無客,而患在缺油。”

logo 及吉祥物一日正式亮相!

《漏船載酒憶當年》的英文原版題名為「White Tiger」,意為「白虎星照命
·
· 台灣新聞界冒出「基因剔除鼠
基因轉殖鼠核心實驗室(Transgenic Mouse Core Laboratory)以下簡稱TMCL,將從10/1/2002起接受長庚系統之委託,生產基因轉殖及基因標的小鼠及提供其它相關服務。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