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9日 星期五

Bunt Im Dreieck,



google:
Colorful in the triangle

Wassily Kandinsky
Bunt Im Dreieck, 1927
Wassily kandinsky
1927年的三角色彩   facebook

2019年4月16日 星期二

工藤貴正 《廚川白村現象在中國與臺灣》2016;〈廚川白村《出了象牙之塔》金溟若編譯( 1967) vs 魯迅譯(1925);西洋近代文藝思潮 (1975)。其它3本書〉


我在2019:2月草此篇〈廚川白村《出了象牙之塔》金溟若編譯( 1967) vs 魯迅譯(1925);西洋近代文藝思潮 (1975)。其它3本書〉。當時知道工藤貴正 《廚川白村現象在中國與臺灣》2016,現在看到此書,認為很難得,希望有興趣的朋友注意此書。

2019年4月13日 星期六

La Défense. it would be very discourteous of me to comment on whether he invited himself



王丹网站 Wang Dan's Page
3小時
尋求協助,共同打擊假新聞:
這是聯合報系下屬的「世界日報」的報導,這是標準的惡意捏造事實的典型的假新聞。
查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主任宋怡明接受採訪的視頻,可以明確聽到他的原話如下:it would be very discourteous of me to comment on whether he invited himself。 翻譯成中文應當是「在這邊要我談他是否自我邀請的事情,我會覺得很失禮。」
文字十分明確,discourteous後面加 of me,「失禮」的感受者是宋怡明主任,而不是指我。查原文,完全沒有「王丹很失禮」的意思。這是任何有基本英文程度的人都可以讀懂的。
聯合報系是大報,不可能沒有翻譯人才,而把上述那句話解讀成宋主任批評我失禮貌,毫無疑問是竄改原文。
鑑於這樣的錯誤翻譯會造成對我的誤解,如果這是聯合報系的記者英文程度的問題,我在此希望聯合報系能夠公開更正。如果你們不更正也不道歉,就說明你們堅持要做這樣的違背基本新聞倫理的事情,那麼,我只能用「無良媒體」來形容你們了。因為宋主任從來沒有說過「王丹很失禮」這句話,而你們還用做大標題,這不是假新聞,什麼是假新聞?堂堂大報,你們還要臉不要臉?!
我需要請各位網友協助的是:
本著打擊假新聞人人有責的原則,我要向台灣的國家通訊委員會或者類似機構的相關機構投訴聯合報系的這種惡劣行為,但似乎NCC只接受國人的投訴且不負責平面媒體,所以,是否有人可以代我向類似機構對聯合報系提出投訴呢?



****


Hanching Chung なお、「ラ・デファンス」の名は、19世紀の普仏戦争の際に付近でパリ防衛の戦闘があり、その戦闘の記念碑「ラ・デファンス・ド・パリ」が当地に設置されていることに由来する。




Google將普法戰爭搞錯:此外,“拉德芳斯”的名稱是在福田戰爭期間19世紀巴黎的防禦戰,並且在這里安裝了“La Defense de Paris”戰役的紀念碑 它來自。



The modern office complex of La Défense 被譯成了「國防部現代辦公大樓群」。
這是查一下 wiki 就能避免的錯誤啊。那個地方是商業區,不是法國國防部所在地。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a_D%C3%A9f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