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8日 星期一

doubled and quadrupled






Since 2000, rates of chlamydia have nearly doubled. Rates of syphilis have more than quadrupled
自2000年以來, 衣原體率幾乎翻了一番。梅毒發病率超過兩番--- google/bing 都相同的翻譯

這種翻譯不容易懂,建議直接用倍:


  “番”与“倍”。 增加一倍,就是增加100%;翻一番,也是增加100%。除了一倍与一番相当外,两倍与两番以上的数字含义就不同了。而且数字越大,差距越大。如增加两倍,就指增加200%;翻两番,就是400%(一番是二,二番是四,三番就是八),所以说翻两番就是增加了300%,翻三番就是增加了700%。“番”是按几何级数计算的,“倍”是按算术级数计算的。

2018年6月14日 星期四

Facebook作的自動翻譯:... “Boy, look at that view. Wouldn’t that make a great condo?”


這是Facebook作的自動翻譯:黑體字都錯




Gerard ter Borch was an astute observer of social behavior as well as the physical environment. In this intimate courtship scene, fine fabrics, silver objects, wood, paper, light, and shadows all reveal their distinctive qualities. The woman strums a theorbo and the man appears to sing, a duet that resonates with the heartstrings. The watch quietly recommends temperance.
Featured Artwork of the Day: Gerard ter Borch the Younger (Dutch, Zwolle 1617–1681 Deventer) | A Woman Playing the Theorbo-Lute and a Cavalier | ca. 1658 https://met.org/2sV9NfY
Gerard ter borch是一個敏銳的社會行為和物質環境的觀察者. 在這種親密的求愛現場, 精緻的織物, 銀物體, 木材, 紙, 光和陰影都揭示了它們的獨特品質. 那個女人亂亂彈, 男人似乎唱歌, 二重唱與心弦. 手錶悄悄地建議temperance.

今天的精選作品: 傑勒德·特特爾·比較年輕(荷蘭, 茲沃勒1617-1681芬特爾) |一個女人玩theorbo-琵琶和騎士| ca. 1658年十月1658日, 安全理事會






“Boy, look at that view. Wouldn’t that make a great condo?”
"男孩, 看看這個觀點. 這不是一個偉大的公寓?"

Bloomberg 和 Bloomberg Asia 都分享了 1 條連結

BLOOMBERG.COM
Donald Trump sees oceanfront condos and a turnaround play. Not everyone agrees.

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

cine-romans就是cine-novels ::米朝首脳会談; 紫陽花(あじさい)就是「繡球花」

Photography and Cinema. Edited and with text by Campany.
中文版:電影與攝影,南京大學出版社,2018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avid_Campany

於翻譯,基本上不錯,可有些地方,是錯的,譬如說,第85頁。
......改編成"電影連環畫" (cine-romans)或"電影小說" (cine-novel)      
其實,應該是     改編成"電影連環畫" (cine-romans)或"電影小說" (cine-novels)   ,而cine-romans就是cine-novels,中文不該採用兩不同名詞。   








「アメリカが北朝鮮に多額の資金支援をすることはなく、韓国や中国、日本がすると思う」とまで言及したトランプ大統領。拙速な米朝首脳会談への合意には、自らが主導して成果を残したいとの思いが透けます。
Google 翻譯:特朗普總統提到“美國不支持向朝鮮提供大量資金,但韓國,中國和日本都會這樣做”。 在達成一項毫無準備的稻米首腦會議的協議中,我覺得我想引導並留下成果。



*****
前幾天,鄭炯明先生贈季刊《文學台灣 106 (2018夏)》。這期很難得:最讓我感動的是『鄭清文先生追思專輯』(頁44~93),鄭太太 (鄭陳淑惠)的台文〈阿文的書房〉真是好,讀起來,幾次喜悅的含淚......

這期的內容豐富:詩、訪談等,都相對強。〈三好達治詩抄〉  (陳明台譯,頁126~32
)的選詩,我不太滿意,因為可能都不是其代表作 (我有岩波的選本:可能很難翻譯......):嬰兒車、少年、回聲、草之上、祖母、烏鴉、信號、鬱金香、白日之舟、貝殼、雪  等11首。換句話說,引介外國作品很難的,要有"專家"......

還牽涉到花名的翻譯:在日本被稱作「梅雨季的風物詩」的紫陽花(あじさい),其實中文就是「繡球花」,繡球花是一種常見的園藝裝飾花(一般我們觀賞的其實是繡球花的花萼片)


【竹子湖不看竹,來賞繡球花海】
臺北市的高山花園 – 竹子湖,由於氣候高冷,土質肥沃,適合種植不同花卉。春天的白色海竽剛結束,緊接著就是初夏的「繡球花」!
繡球花是屬於八仙花科的植物,雖說是漂洋過海來的,但在跟臺灣原生植物「華八仙」是遠方親戚,長得也有幾分神似。
眼尖的朋友一定有發現,為什麼繡球花的顏色這麼多種?
其實繡球花的顏色可是一種天然的「酸鹼試驗器」,當土壤偏酸性時(約PH值5~5.5以下),土壤中的金屬離子會與植物中的色素結合,使花萼呈現藍紫色,而土質偏鹼時,顏色就會偏紫紅或粉色。
看著這一片藍紫色的花海,我們可以推測這裡的土質偏酸的成份居高,而這樣的土質,來自於遠古時代的火山噴發!當時熔岩堵塞溪流所形成了「堰塞湖」,積年累月下來,造就這樣的土質。
竹子湖除了走馬看花外,也可以看看歷史,這裡是臺灣蓬萊米的發源地,日治時期的日人為了想在臺灣一嚐Q彈的米,於是在高冷的竹子湖進行米種改良實驗,一粒米的堅持都可以在竹子湖蓬萊米原種田故事館看到,週末早點上山,體驗美感和五感的山林之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