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A life is worth nothing, but nothing is worth a life." key figure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 Une vie ne vaut rien, mais que rien ne vaut une vie ».
---- André Malraux, Les Conquérants (1928)
facebook亂譯:
"生命 是 毫無價值 的, 但沒 有 甚麼 值得 的 生活."
----安德烈·馬爾羅, 征服者(1928年)

Google 英、中譯:
 "A life is worth nothing, but nothing is worth a life."
---- André Malraux, The Conquerors
“一生沒有價值,但沒有什麼值得一生。”
征服者安德烈·馬爾羅(AndréMalraux)

試改:一條命不值一文,然而沒什東西值得你賣命。



-----

La nueva edición de «La tentación de Occidente» (Editorial La Umbría y La Solana, 2017), una de sus primeras obras, contribuye a recuperar la figura del escritor francés, hombre de letras, aventurero, político y figura clave del siglo XX.

facebook
新版的"西方 的 誘惑" (Editorial La Umbría y La Solana, 2017年)是他的第一個作品之一, 幫助恢復了法國作家, 作家, 冒險家, 政治家和關鍵人物的形象. 世紀的數字.


·
為此翻譯評分


André Malraux vuelve a España
La nueva edición de «La tentación de Occidente» (La Umbría y la Solana, 2017), una de sus primeras obras, contribuye a recuperar la figura del escritor francés, hombre de letras, aventurero, político y figura clave del siglo XX
ABC.ES






google
The new edition of "The Temptation of the West" (Editorial La Umbría and La Solana, 2017), one of his first works, helps to recover the figure of the French writer, man of letters, adventurer, politician and key figure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舞名《靈薄域》:亂譯;André Malraux, Le Temps du mépris;臘神廟之謎 Vs The Mystery Behind Greece’s Temples


"On peut aimer que le sens du mot art soit : tenter de donner conscience à des hommes de la grandeur qu'ils ignorent en eux".
---- André Malraux, Le Temps du mépris (1935), préface


Facebook:art 丟了!
"人們 可以 愛 這個 詞 的 含義 是 : 試圖 讓人們 知道 他們 不知道 的 偉大".
----安德烈·馬爾羅, 藐視法庭?(1935年), 第1935頁.
Google  "One may like that the meaning of the word art is: to try to make men aware of the greatness they do not know in them."
---- André Malraux, The Time of Contempt (1935), preface

-----

Parthenon (希臘雅典衛城之謎) 2017-06-15 鍾漢清

希臘雅典衛城(The Acropolis of Athen)的神殿( Parthenon)…
YOUTUBE.COM

顯示更多心情
留言
留言
Hanching Chung 雅典動人的地景設計 2017-07-22 漢清講堂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9TQRUb8NbI&t=10s


雅典動人的地景設計…
YOUTUBE.COM

顯示更多心情
回覆移除預覽15分鐘
管理
Hanching Chung 這篇圖文都好,可以補充我的上述兩影片:http://www.bbc.com/ukchina/trad/vert-tra-40954046?

研究表明,古希臘建造的神廟具有一定的天文學意義…
BBC.COM|作者:BBC NEWS




The Mystery Behind Greece’s Temples 翻譯成"古希臘神廟之謎",顯示中文和英文有一些差異:


-----
Chiaheng Wu


皮歇克朗淳的動作乾淨漂亮。



雲門力邀亞洲當代最閃耀的編舞家皮歇.克朗淳—新作《靈薄域》歡慶生死 是對生命最高的禮讚
【雲門力邀亞洲當代最閃耀的編舞家皮歇.克朗淳—新作《靈薄域》歡慶生死…
YOUTUBE.COM

Hanching Chung 舞名亂翻譯
Chiaheng Wu 怎麼說呢?
Hanching Chung 我還以為是法國小說改編。Limbo是中世紀天主教的"術語"。
Chiaheng Wu 這個字的確是天主教的
HC::Limbo :靈薄獄;古聖所;幽域;界外;被遺忘的地方;邊:根據教會初期神學家之意見,靈薄獄(音譯)為在耶穌之前死去的善人等候救恩之處所;也是未受洗之嬰兒,和無機會受洗又無重罪去世的成人居留之處所。拉丁文稱作 Limbus ,參閱伯前三 18-20 

天主教辭典 - of Peter Poon

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

I hoed and trenched and weeded By A. E. Housman (1859–1936):【山花】聞一多譯

在【聞一多全集】讀到這首(2017.8.15;收在【紅燭‧ 紅豆篇】),感動,就找出原文來參閱。雖然譯文有些(或不少)地方有些出入,然而整體而言可讀。Housman 以其詩如野花,等待來世的年輕人來欣賞、配戴;而我等,或許已是"初老"者呢。謹以此詩及批註,紀念先人。



山花
郝斯曼
  郝斯曼寫完他的第一部詩集時,準備告一段落(他的第二部——即最末一部集於是二十六年以後才出世的),因此在詩集後,綴上這一首跋尾式的詩,表明他對於自己的作品的估價。他這謙虛的態度適足以顯著他的偉大。原詩沒有題目,這裡用的,是譯者擅自加上的 (hc:英詩常用第一行當標題,如此首)。
我割下了幾束山花,
我把它帶進了市場,
悄悄的又給帶回家;
論顏色本不算漂亮。
因此我就到處種播,
讓同調的人去尋求,
當那花下埋著的我,
是一具無名的屍首。
有的種子餵了野鳥,
有的讓風霜給摧殘,
但總有幾朵會碰巧
開起來像稀星一般。
年年野外總有得開,
春來了,不幸的人們
也不愁沒有得花戴,
雖則我早已是古人。






http://www.bartleby.com/123/63.html
A. E. Housman (1859–1936).  A Shropshire Lad.  1896.
 
LXIII. I hoed and trenched and weeded
 
 
HOED and trenched and weeded,
  And took the flowers to fair:
I brought them home unheeded;
  The hue was not the wear.
 
So up and down I sow them        5
  For lads like me to find,
When I shall lie below them,
  A dead man out of mind.
 
Some seed the birds devour,
  And some the season mars,        10
But here and there will flower
  The solitary stars,
 
And fields will yearly bear them
  As light-leaved spring comes on,
And luckless lads will wear them        15
  When I am dead and gone.

THE END
 ------

聞一多詩選
渡飛磯("Dover Beach"
Mathew Arnold
平潮靜素漪,明月臥娟影;
巨崖燦塚灣,清光露俄頃。
夜氣策寒窗,鏗鏘入耳警。
遊波弄海石,鍻來任撲打,
衝流斷复續,長夜發悲哽。
在昔希臘賢,此聲聽伊景,
苦海嘆茫茫,溯洄遞災眚。
北海千載下,吾乃同深省。
懷彼上世民,天真曷完整,
方寸生春潮,忠信溢耿耿;
季葉風陵遲,此道不復永。
希微盪歸汐,淒風送餘騁。
但見新奇生,大地成幻境。
豈知嚼蠟味,親仇出暖冷。
風雷無定姿,洪波恣驕逞。
翳曜有浮雲,援溺孰從井。
深屑短兵接,奔騰雜頑獷。
月黑風雨晦,終古無怡靖。
沙漠裡的星光
Laurence Hope
黃沙萬里圍著我們的營帳,
靜夜的天空燃起了繁星,
沈默中咆哮著寂寞的豺狼,
驚醒了倦馬長嘶數聲。
只三尺的黃沙隔著我們——
我們只隔著一層薄薄的營帳;
但是我知道你離我遠得很,
你彷彿在極北的遠方。
我望著你帳裏的燈火暗影,
我在我的營帳前徘徊,探望,
我心中燃燒著飢餓的靈魂,
像東方通夜燃著的星光。
我知道你睡時的模樣如此:
我知道你的腦袋向後仰靠,
你的睡眼蠓嚨,你的亂發如絲,
你的睫毛映出了黑圈一道。
你聽著你那應節的呼吸,
從微張的彎唇裏吐放出來;
只一層帳幕隔著我和你,
一層帳幕在風中顫擺。
你睡,我默默的守望你的營帳,
好像沙漠上的白帆一匹;
我知道便是這沙漠的寬廣,
也不及你我之間的距離。
你是天空正中的白星一顆,
我是低處燃著的紅色星球。
我知道我在你心中不算什麽,
還不及荒沙上哀嗥的野獸。
你睡,你睡,沙漠睡在你的四周,
緊張的金星照耀在頭上,
我們都睡,你睡到無憂的醒後,
我把失戀的悲哀帶入夢鄉。
幽舍的麋鹿
哈代
今晚有人從外邊望進來,
從窗簾縫裏直望;
窗外亮晶的滿地發白,
今晚有人從外邊望進來,
我們只坐著想,
靠近那火爐旁。
我們看不見那一隻眼睛,
在窗外的雪地上;
桃色的燈光輝映著我們,
我們看不見那一隻眼睛,
直發楞,閃著光,
四隻腳,肢著望。
情願
郝斯曼
是酒,是愛,是戰爭,
只要能永遠使人沈醉,
我情願天亮就醒來,
我情願到天黑就睡。
無奈人又有時清醒,
一陣陣的胡思亂想,
每逢他思想的時候,
便把雙手鎖在心上。
從十二方的風穴裡
郝斯曼
從十二方的風穴裏,
從旭旦黃昏的邊際,
生命的詩把我織成,
一陣風吹我到這裏。
我還有一息的留連,
還不至於馬上消逝——
捉住我的心,告訴我,
你心裏有點什麽事。
講出來,我立刻回答;
我能幫你點什麽忙,
講,乘我還沒有登程,
走向那縹緲的家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