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31日 星期五

嚴韻譯作 (部分)




日重光行

中文書 ,  , 行人 ,出版日期:2011-04-06
。 7. 終於藉此機會修訂了某首詩裡某兩個作者一直很想改的字。 此書印製之後,鉛字活版便拆散、歸還、再利用。市面上也許會繼續出現其他鉛字印刷詩集,但不管《日光夜景》或《日重光行》,從此都將不再現。 作者簡介 是據說很像筆名的本名...... more

來自卡羅萊納的私生女

中文書 , 朵拉思.愛麗森    , 文化 ,出版日期:1998-05-10

寫給年輕女性主義者的信

中文書 , 菲莉絲.契斯勒    , 文化 ,出版日期:1999-05-10

獵‧殺‧女巫

中文書 , 安.勒維琳.巴斯托    , 文化 ,出版日期:1999-01-30

寂寞之井

中文書 , 瑞克里芙‧霍爾    , 文化 ,出版日期:2000-06-01

如果妳沒有小孩:挑戰無子的污名

中文書 , 蘿莉‧萊爾      李玫 , 文化 ,出版日期:2001-11-12

特別的吻給特別的你

中文書 , 芭芭拉.高蒂    , 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03-10-12



華麗的探險-西方經典的當代閱讀(上)

華麗的探險-西方經典的當代閱讀(下)

中文書 , 大衛.鄧 比   / , 麥田 ,出版日期:1999-02-16

飛天貓與酷貓

中文書 , 爾蘇拉‧K‧勒昆   / , 麥田 ,出版日期:1999-09-25

諜海情迷(上)諜海情迷(下)

中文書 , 湯瑪斯.佛列明   / , 麥田 


沉默之子:閱讀當代小說

中文書 , 麥可.伍德    , 麥田 ,出版日期:2001-09-15


海與火的傳人(御謎士三部曲二)

中文書 , 派翠西亞‧麥奇莉普   / , 繆思 ,出版日期:2003-04-05


魔幻玩具鋪

中文書 , Angela Carter   / , 行人 ,出版日期:2004-04-12

與死者協商:瑪格莉特‧愛特伍談寫作

中文書 , 瑪格莉特‧愛特伍   / , 麥田 ,出版日期:2004-05-11

2017年3月30日 星期四

譯人 陳千武 (1922-2012)


陳千武 (1922-2012),民間人

莊紫蓉51  您抄《少年維特的煩惱》中譯本來學中文?
陳千武51  對。那本書日據時代看過日文本,有一次在書店看到中譯本,就買回來看看中文是怎樣寫的,一邊抄一邊學習。抄過印象比較深刻,有人不喜歡翻譯別人的作品,怕受到原作品的影響。我不一樣,我很喜歡翻譯別人的作品,翻譯是一種再創作,翻譯當中,我可以瞭解原作者的心理,對原文和譯文這兩種語文做比較,語言的音韻變化。譬如華語或是台語的一句話,譯成日文時,有好幾句日文意思相近,要採用哪一句日文才能符合原文的情、景。有些句子的意思一樣,但是意境、意象是不同的,尤其是詩,更有這種狀況。所以,我很喜歡翻譯,就是可以訓練自己的寫作。


探索語言的藝術,追求現代精神--陳千武專訪| 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www.twcenter.org.tw/thematic_series/...series/.../b01_11101_1
Translate this page
莊紫蓉1 人活在世界上,受到時間、空間的影響很大。請您先談談小時候住的地方。您出生於南投的名間? 陳千武1 對,名間本來的地名是NAMA,是平埔洪雅族居住的 ...
陳千武先生| 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www.twcenter.org.tw/thematic_series/character.../b01_11101
Translate this page
小說選入前衛版《台灣作家全集》。2003年,台中市文化局出版《陳千武全集》12冊。 主題:探索語言的藝術,追求現代精神--陳千武專訪 ... 採訪記錄:莊紫蓉.


《|陳千武翻譯選集》,南投縣政府,2014

2017年3月27日 星期一

談 "沒有遺忘,人生是過不下去的!"、"雙關語"等等-- COUSIN BETTY By Honore De Balzac 【貝姨】(傅雷)Proverbs 31:4 ;

Proverbs 31:4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NIV)

It is not for kings, Lemuel—
    it is not for kings to drink wine,
    not for rulers to crave beer,

Proverbs 31:4King James Version (KJV)

It is not for kings, O Lemuel, it is not for kings to drink wine; nor for princes strong drink:


思高繁体聖經


4肋慕耳!清酒不宜於君王,醇酒不宜於公侯。



「利慕依勒啊,君王喝酒,君王喝不相宜」(箴言三十一:4)


~~~~~
 COUSIN BETTY By Honore De Balzac 【貝姨】(傅雷)

“Life cannot go on without a great deal of forgetting.”
―from COUSIN BETTE by Honoré de Balzac
A hypnotic story of hatred, revenge and catastrophe in which Cousin Bette exacts a terrible price from the rich relations who use and humiliate her. This book portrays the world of post-Napoleonic France, where commercial greed and sexual debauchery are rampant among a demoralized ruling class. Along with his wide descriptive range and the astute understanding of society for which he is celebrated, Balzac had immense psychological penetration. All these qualities are fully evident in his story of the ferocious dissembler Cousin Bette and the dense nineteenth-century Parisian milieu in which she plots a terrible revenge on her patronizing relatives. Introduction by Michael Tilby; Translation by James Waring. READ an excerpt here: http://www.penguinrandomhouse.com/…/cousin-bette-by-honore…/#

~~~~

COUSIN BETTY
By Honore De Balzac
Translated by James Waring
出處末章:
Of course, everybody was quite satisfied and easy. The young people and
the Baroness lauded the model father to the skies, forgetting the death
of the two uncles. Life cannot go on without much forgetting!
http://www.gutenberg.org/files/1749/1749-0.txt
沒有遺忘,人生是過不下去的! (傅雷【貝姨】安徽文藝,p.558)
http://www.shuku.net/novels/foreign/beiyi/beiyi16.html

兩英譯本都有"大量(much/a great deal)遺忘",傅雷的【貝姨】缺此形容詞。

傅雷末章有幾處"雙關語",此英文本從缺。

 Yes, I looked at the doctor--see, like this,” and he turned
to show three-quarters face, like his portrait, and extended his hand
authoritatively--“and I said:

             “The slave was here,
  He showed his order, but he nothing gained.

“_His order_ is a pretty jest, showing that even in death Monsieur le
President de Montesquieu preserved his elegant wit, for they had sent
him a Jesuit. I admire that passage--I cannot say of his life, but
of his death--the passage--another joke!--The passage from life to
death--the Passage Montesquieu!”





 “那不行!我是大革命培养出来的,虽没有霍尔巴赫①的头脑,那种精神我是有的。现
在,哼!我更是摄政王派,灰火枪手派②,杜布瓦神甫派,黎塞留元帅派!我女人昏了头,
刚才派一个教士到这儿来,想说服我这个崇拜贝朗瑞③的人,跟小娇娘攀朋友的人,伏尔泰
跟卢梭的徒弟!……医生想探探我有没有给病魔压倒,问我:‘你见过神甫了吗?’我可是
照伟大的孟德斯鸠办法。我瞪着医生,瞧,就象这个样子,”他斜着四分之三的身子,威严
的伸着手,跟他画像上的姿势一模一样,“我回答他说:
      ……那小子曾经来到,
      拿出了他的命令,可是什么也没得到。
    “孟德斯鸠这里说的命令,是一个很妙的双关语,表示他临死还是才华盖世,因为人家
派去见他的是一个耶稣会教士!④……
我喜欢这一段,固然不是他活的一段,而是他死的一段。

啊!一段这两个字又是双关语!孟德斯鸠的一段!妙!”⑤    
  ①霍尔巴赫(1723—1789):唯物论哲学家和无神论者。
    ②火枪手是法国古代用火枪装备的步兵或近卫骑兵。其事迹可看大仲马的小说《三个火
枪手》。
    ③十九世纪著名歌谣作者,其作品脍炙人口。
    ④命令与教会的宗派在法语是同一字。
    ⑤文字的“一段”与生死的“一段”为双关语。




~~~~~

Cousin Bette - Page 460 - Google Books Result

https://books.google.com.tw/books?isbn=0199553947
Honoré de Balzac - 2008 - ‎Fiction
His wife and children praised the father of the family to the skies, forgetting the deaths of the two uncles! Life cannot go on without a great deal of forgetting.


安部公房 的 砂の女;《青花瓷的故事》(鄭明萱譯)



安部公房 的 砂の女
台灣都翻成 沙丘之女
先後有鍾肇政、吳憶帆 (台北:志文,2007)、吳季倫 (台北:聯經出版公司,2016)。
上週,曹永洋學長送我們夫婦一本志文版。
我買本東京新潮文庫版。又在YouTUBE看有英文字幕的電影。

我是日文外行,不過,砂の女的日文有"押韻"。英文電影翻譯Woman in the Dunes (1964) ,其中的 the Dunes 也比"砂丘"清楚點"。

安部公房很可能知道Wikipedia 的"日本の砂丘",然而,他只說" 砂の女",非"砂丘の女"。比較:





另外有許多有趣的細節,譬如說第2章的
"以8mm為中心,呈現出近似高斯誤差曲線那樣的曲線分布著。" (台北:志文,2007,頁16)
這是科學/統計學的陳述,也許日本或台灣的高中生學歷以上的讀者都懂得,不過,我沒把握。有趣的是,志文版的譯文有兩次用"曲線",後者是冗文。

我自己去查"錫石是一種礦物名,集合體呈不規則粒狀。主產於錫石石英脈和錫石硫化物礦床中,當原生錫礦床經風化破壞後,常形成砂礦。錫石是煉的主要原料。",其英文為Cassiterite is a tin oxide mineralSnO2



~~~~~
我們去年討論)《青花瓷的故事》(鄭明萱譯,貓頭鷹出版)時,無意之間發現故友的一段翻譯有許多小毛病。然而我們沒發表。

這本的漢譯是我們今天討錄的主題之一。
梁永安先生的報告集中在他認為比較長知識的地方。
由於我以前讀過J. M.Juran的基金會的A History of Managing for Quality,談的世界各大文明/國家的主要"產品"的品質發展史,中國選的古代青銅器。我想這本書的一部分,更可以說是景德鎮的量產品之品質發展史或興亡史。
總而言之,中國的青花瓷之設計與技術已經熟爛,早已是世界各國的標準,成為普通品,反而是日本、歐洲諸國有真正的高級品或設計品。漢寶德先生在30多年前就慨歎:找不到好的碗筷國產品。
《青花瓷的故事》(鄭明萱譯,貓頭鷹出版)原文檔

Illuminating one thousand years of history, The Pilgrim Art explores the remarkable cultural influence of Chinese porcelain around the globe. Cobalt ore was shipped from Persia to China in the fourteenth century, where it was used to decorate porcelain for Muslims in Southeast Asia, India, Persia, a…
BOOKS.GOOGLE.COM.TW

2017年3月26日 星期日

E. Dale Saunders (1919–1995) 【陳文發:《冰點》因緣(朱佩蘭 篇;書寫者,看見 )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_Dale_Saunders
E. Dale Saunders (1919–1995) was an American scholar of Romance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 Japanese Buddhism, classical Japanese literature, and East Asian civilization.

Contents

Life[edit]

Saunders obtained an A.B. degree from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 in 1941 and an M.A. in Romance Philology from Harvard in 1942. He continued his studies in Japanese after joining the U.S. Naval Reserve, later earning an M.A. from Harvard in 1948 and an Doctorat de l'Université de Paris in 1953.
Saunders was a teaching fellow in Romance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 at Harvard in 1942 and again in 1945–48. After working as instructor in French at Boston University (1946), Chargé de mission, titre étranger in the Musée Guimet in Paris (1950), Lecturer at the University of Paris (1951–52), and Assistant Professor at the International Christian University in Tokyo (1954–55), Saunders joined the faculty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in 1955 as assistant professor. He became associate professor in 1963 and full professor in 1968.

Selected works[edit]

Translations[edit]

In addition to his contributions to scholarship, Saunders is known for his English translations of modern Japanese literature by authors such as Abe Kōbō (Inter Ice Age 4The Woman in the DunesThe Face of AnotherThe Ruined Map, and The Box Man) and Mishima Yukio (The Temple of Dawn in conjunction with Cecilia Segawa Seigle).
Saunders has also translated several books into French, including the three-volume A History of Japanese Literature: From the Manyoshu to Modern Times by Shūichi Katō and Le jeu de l'indulgence: Etude de psychologie fondée sur le concept japonais d'amae by Doi Takeo.

Other works[edit]

  • Mudra: A Study of Symbolic Gestures in Japanese Buddhist Sculpture
  • Mythologies of the Ancient World
  • Japanese Buddhism

External links[edit]



陳文發
2017/0327
書寫者,看見(朱佩蘭 篇)
《冰點》因緣
農曆年後,與日文翻譯家黃玉燕老師通完電話,她又打電話來,特別叮嚀我要盡早去訪問朱佩蘭、劉慕沙老師,她說:我們同年生,都已八十三歲,身體也不如以往健康了。掛掉電話後,隨即找出朱佩蘭老師的通訊號碼,撥通但已無此人,再去電給黃老師,經輾轉聯繫,才得知她幾年前又搬遷了租屋處。
對於熟知台灣文壇掌故的人來說,大多知道八、九十年代《中國時報》副刊高(高信疆)與《聯合報》副刊王(王慶麟,筆名瘂弦),主編《人間》與《聯副》時,曾互相爭奪名家文稿、搶報藝文新聞戰況激烈,瘂弦曾回憶說:「真是激戰到了煙硝四起,龍戰於野,天昏地暗,不可開交的地步,每天早上起來比完報紙,必有一人吃不下早飯。」
但早在六十年代,《徵信新聞報》(《中國時報》前身)與《聯合報》,兩報的副刊主編王鼎鈞與平鑫濤,也曾為了爭奪翻譯連載,當時日本正火紅的作家,三浦綾子的長篇小說《冰點》,而引發轟動一時的「《冰點》爭奪戰」,此後續骨牌效應,也帶動了日本文學、影視作品,被大量翻譯引進台灣,這股風行一時的潮流,被稱為「《冰點》現象」。然而平鑫濤能輕而易舉打贏這場戰役,最主要決勝關鍵,是在此之前仍默默無名的家庭主婦,《冰點》的譯者朱佩蘭。
2月24日早上十點半,與將近十年不見的朱佩蘭老師,來到她獨居租屋處附近,全聯福利中心入口處,人來人往、聲音雜沓的座位區坐下後,我向她問起那段翻譯《冰點》的因緣,她依然如往昔般笑臉迎人,輕聲的笑說:都已經是五十多年前的往事了,當時我先生游禮毅在嘉義的地方報《工商日報》擔任編輯工作,婚後我們住在報社的員工宿舍二樓,宿舍正對面是專欄作家丹扉,以前在嘉義的日式舊居。那時報社人很少,我先生一個人要做很多工作,編輯部都是他在打點。報社每個月訂有七種日本報刊,《朝日新聞》、《每日新聞》、《經濟新聞》等等,每天一早從日本航空寄出,差不多中午過後送抵到嘉義機場,報社再派人去取回,下午我先生進報社,就可以看到日本當天的新聞。因我先生的這層關係,《冰點》於1964年12月9日在《朝日新聞》開始連載的頭一天,我下午在嘉義就看到了。
三浦綾子在1961年,曾以筆名林田律子,寫自傳性短篇小說〈太陽不再西沉〉,獲得《主婦之友》雜誌的徵文入選。《冰點》是當時每天發行五百萬份的《朝日新聞》,為慶祝創社八十五週年,以一千萬日幣徵文當選的大眾長篇小說,在日本連載發表時,造成相當大的轟動,這股「《冰點》熱潮」也延燒到了台灣以及亞洲各地,歐美媒體也相爭報導,竟而搬上電影、電視劇、舞台劇、廣播劇等等。先前她還是個默默無名,在北海道旭川市開雜貨店,一身是病的四十二歲的家庭主婦。《冰點》內容主要以北海道為背景,描述一個日本醫生家庭,二次大戰後的生活景況,以及探討人性的罪惡感,即是基督教所說的原罪。
那年我30歲,剛生完老二,在家裡坐月子,一時看到《冰點》連載就非常、非常的喜歡,完全沒想到報刊是否願意刊登,馬上開始試著翻譯,每天讀到一篇原文連載,就每天翻譯一篇,《冰點》可說是我坐月子時,每天的精神糧食。原文連載將近一年時間,1965年11月14日完結,我也在當天全部翻譯完成。朝日新聞社緊接著在隔天首發出版《冰點》單行本,由於我先生從小在日本成長受教育,大學讀的是資訊科系,戰後才回到台灣,他在東京有很多同學都在報社工作,他們經常通信聯絡,所以知道我的近況和愛好,《冰點》在日本首發當天,我先生的同學還特地一早趕去東京「朝日新聞社」排隊搶購,航空即時寄來給我。
緊接著我花了一段時間,按照全書原文,重新修訂已譯好的中文稿,然後想到這麼好的作品,應該分享給更多人看到,於是我將日文連載的完整剪報、三十萬字中文譯稿,以及那本單行本,一併投寄給《聯副》。當時我完全不認識《聯副》主編平鑫濤,我只是《聯合報》的長期讀者,寄去一個多月,未見退稿也沒任何消息,我當時想,編輯沒聽過我這個名不見經傳的譯者,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仔細審稿。結果在未通知我的情況下,《聯副》在1966年6月27日閃電刊出整版的我的譯本,之前《聯副》版面只有半版,而當天《徵信新聞報》的《人間》也刊出徐白的譯本連載,我完全不知道是怎一回事。
後來跟平鑫濤見了面,據他跟我說,他當時因車禍傷重住院,他是在醫院編《冰點》的稿子,他住院期間的工作代理人,是留學日本看得懂日文的編輯,那位代理人已看過我寄去的譯本,當時《冰點》在日本非常轟動,但不敢作主是否使用,所以送去醫院交給他裁決。直到《聯合報》於1982年出版了「聯副三十年文學大系」套書,我在《史料卷》中看到于衡所寫的〈《冰點》的爭奪戰〉,才知道原來是1966年6月26日《徵信新聞報》在《人間》版面上,預告27日將開始連載《冰點》。當時《聯副》手中早已握有我完整的譯本,於是跟著《人間》爭奪連載。
2004年看到平鑫濤出版的回憶錄《逆流而上》中,他是這樣寫道:「…透過了特殊關係,以最快的速度拿到原書,快速譯完全書,當核稿完成,正待擇日連載,卻因駕車不慎,雙腳受傷,住進了醫院。」,「我每天清晨睡醒第一件事就是讀報的習慣,在病床上也不例外。發現《徵信新聞報》副刊的預告即將連載《冰點》云云,這一驚非同小可。兩報間競爭戰火,終於燃燒到副刊。」,「當時我兩腳都敷了石膏,行動不便,但腦子一點都不『康固力』。我估計《徵信新聞報》絕對還沒有譯完全書,這是他們的『罩門』。」,「我撐了拐杖,到報社緊急換版,第二天的《聯副》,『閃電推出』,整版《冰點》。」。平鑫濤在三十八年後的回憶,他並沒說明這層「特殊關係」是甚麼意思,其實完全是我個人非常喜歡這部作品,自己主動翻譯、自己投稿過去的。
她提到平鑫濤車禍住院,在病房裡編輯《冰點》的往事,讓我聯想到,曾在電視專題報導瓊瑤的節目中,看到那場車禍的模擬影片,平鑫濤也曾在回憶錄中寫到這場車禍:「三十多年前,我要到台中洽公,長途開車有些無聊,問她要不要同行,她欣然允諾,並邀妹妹和她的男友同行。」,「那天傾盆大雨,視線不佳,駕駛技術不好,終於發生車禍,剎那間天地變色。小妹脾臟破裂,緊急送醫開刀;瓊瑤被車窗的玻璃碎片,割得遍體麟傷;我雙腳骨折。醫師為我處理傷口敷上石膏,躺在床上十分懊惱,也十分自責,我為什麼要好端端的邀請他們同行,並且闖出這樣的大禍?」。
她接著笑說:兩報搶登連載之後,聽以前也在《工商日報》,後來轉到《徵信新聞報》工作,我們的好友歷史小說家畢珍說,當天《徵信新聞報》看到《聯合報》也連載《冰點》,且版面比《徵信新聞報》還大,極為震驚,王鼎鈞馬上找來連同原譯者徐白,共五位日文譯者共同緊急搶譯,連載持續刊出後,讀者發現前後文翻譯的用詞不一。她說到這,我回想起另一段記憶,插話說:前輩小說家廖清秀病逝前一兩年,我去老人養護所訪問他,他曾說到王鼎鈞是他參加中國文藝協會,第一屆小說研究班的同班同學,知道他會日文,臨時找來連同他共五人,當場把日文原書拆成五份,回家搶時間翻譯,有人無法即時翻出,他還多翻了一部份。王鼎鈞在2009年出版文學回憶錄《文學江湖》中,只記載他1965~1980年間擔任《徵信新聞報》(1968年9月1日更名為《中國時報》)主筆期間,也於1965~1967年兼任《人間》副刊主編,但沒任何有關「《冰點》爭奪戰」的回憶。
過了中午,最後問起她:當時領到多少翻譯稿費?她說:《聯副》全版連載十二天後即停止連載,隔天7月8日宣佈單行本上市,發行不到半個月,銷售已突破十多萬本,創台灣報紙副刊空前紀錄,平鑫濤在回憶錄也曾寫道:「….其暢銷的盛況,是台灣出版史上的空前紀錄,四十年後才被《哈利波特》的中譯本打破。」,緊接著一個月後《徵信新聞報》以徐白一人掛名譯者,也出版了單行本,也賣得非常好,「《冰點》爭奪戰」雙方都達到了廣告目的,也獲得龐大賣書收益,也打響了兩報的知名度。
連載結束後,我收到好幾萬塊的稿費,當時是一筆很大的數字,是有點承受不起的那種感覺。《聯合報》不只給我連載翻譯稿費,還每年付給我印行單行本的版稅,一直到老董事長王惕吾先生不在了,他女兒王效蘭接任發行人後,還持續拿到版稅。還有香港、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法國、大陸印行中文版,都使用我的翻譯版本,也都付給我版稅。最後起身離開前,她還是非常輕聲地笑說:那都是好幾十年前的往事了。
發表於
2017/0327《中華日報》副刊,「書寫者,看見」專欄


顯示更多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