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9日 星期五

金溟若〈川端康成的雪鄉 (代序)〉〈代譯序—論川端康成的小說兼談文藝的譯作〉

金溟若翻譯川端康成:《雪鄉》〈川端康成的雪鄉 (代序)〉、《美麗與悲哀》〈代譯序—論川端康成的小說兼談文藝的譯作〉


金溟若翻譯川端康成:《雪鄉》水芙蓉--星光,1969/1975 五刷、

金溟若川端康成的雪鄉 (代序)

《美麗與悲哀》台北志文,1969


川端 康成 『美しさと哀しみと』1961《美麗與悲哀》

川端 康成   《美麗與悲哀》   金溟若譯   新潮文庫 16,1968/1985
金溟若〈代譯序—論川端康成的小說兼談文藝的譯作〉是不可多得的。








1961年(昭和36年)61 - 62歳。京都に家を借りて滞在し、1月から『美しさと哀しみと』、10月から『古都』を連載発表。11月に第21回文化勲章を受章。


金溟若 《金溟若散文選》《自己話‧大家話》《白痴的天才 ---金溟若紀念小說集》

2019年3月27日 星期三

砂の女. buckler. 啤酒多"強"?Proverbs2-7; 27 King James Version (KJV)(箴言二十七) 思高版;Proverbs 31:4


安部公房 的 砂の女
台灣都翻成 沙丘之女
先後有鍾肇政、吳憶帆 (台北:志文,2007)、吳季倫 (台北:聯經出版公司,2016)。
上週,曹永洋學長送我們夫婦一本志文版。
我買本東京新潮文庫版。又在YouTUBE看有英文字幕的電影。
我是日文外行,不過,砂の女的日文有"押韻"。英文電影翻譯Woman in the Dunes (1964) ,其中的 the Dunes 也比"沙丘"清楚點"。
另外有許多有趣的細節,譬如說第2章的
"以8mm為中心,呈現出近似高斯誤差曲線那樣的曲線分布著。" (台北:志文,2007,頁16)
這是科學/統計學的陳述,也許日本或台灣的高中生學歷以上的讀者都懂得,不過,我沒把握。有趣的是,志文版的譯文有兩次用"曲線",後者是冗文。
我自己去查"錫石是一種礦物名,集合體呈不規則粒狀。主產於錫石石英脈和錫石硫化物礦床中,當原生錫礦床經風化破壞後,常形成砂礦。錫石是煉錫的主要原料。",其英文為Cassiterite is a tin oxide mineral, SnO2.


啤酒多"強"?
Proverbs 31:4 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NIV)
4 It is not for kings, Lemuel—
it is not for kings to drink wine,
not for rulers to crave beer,
Proverbs 31:4King James Version (KJV)
4 It is not for kings, O Lemuel, it is not for kings to drink wine; nor for princes strong drink:
King James Version (KJV)
思高繁体聖經
4肋慕耳!清酒不宜於君王,醇酒不宜於公侯。
「利慕依勒啊,君王喝酒,君王喝不相宜」(箴言三十一:4)




-----
IN a village of La Mancha, the name of which I have no desire to
call to mind, there lived not long since one of those gentlemen that
keep a lance in the lance-rack, an old buckler, a lean hack, and a
greyhound for coursing. An olla of rather more beef than mutton, a 
salad on most nights, scraps on Saturdays, lentils on Fridays, and a
pigeon or so extra on Sundays, made away with three-quarters of his
income.
Image result for BUCKLER


似乎屠孟超先生的翻譯有誤(或版本不同)。
不過,此英文本用greyhound(我們以前有專文討論它),而這兩本都沒細緻處理。 
總之楊絳本應該是第一優先。



http://biblehub.com/proverbs/2-7.htm
其他版本都翻譯成SHIELD
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 
He stores up sound wisdom for the upright; He is a shield to those who walk in integrity,
King James Bible
He layeth up sound wisdom for the righteous: he is a buckler to them that walk uprightly.


 buck・ler




━━ n. 丸盾; 防御物.




Proverbs 31:4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NIV)

It is not for kings, Lemuel—
    it is not for kings to drink wine,
    not for rulers to crave beer,

Proverbs 31:4King James Version (KJV)

It is not for kings, O Lemuel, it is not for kings to drink wine; nor for princes strong drink:


思高繁体聖經


4肋慕耳!清酒不宜於君王,醇酒不宜於公侯。



「利慕依勒啊,君王喝酒,君王喝不相宜」(箴言三十一:4)
----


Proverbs 27King James Version (KJV)(箴言二十七) 思高版

有幾則,中英文差別頗大。

27 Boast not thyself of to morrow; for thou knowest not what a day may bring forth.
Let another man praise thee, and not thine own mouth; a stranger, and not thine own lips.
A stone is heavy, and the sand weighty; but a fool's wrath is heavier than them both.
Wrath is cruel, and anger is outrageous; but who is able to stand before envy?
Open rebuke is better than secret love.
Faithful are the wounds of a friend; but the kisses of an enemy are deceitful.
The full soul loatheth an honeycomb; but to the hungry soul every bitter thing is sweet.
As a bird that wandereth from her nest, so is a man that wandereth from his place.離家飄泊的遊子,有如無巢可歸的雀鳥。
Ointment and perfume rejoice the heart: so doth the sweetness of a man's friend by hearty counsel.
10 Thine own friend, and thy father's friend, forsake not; neither go into thy brother's house in the day of thy calamity: for better is a neighbour that is near than a brother far off.鳥獸與同類相聚,真理也必歸於實行真理的人。???
11 My son, be wise, and make my heart glad, that I may answer him that reproacheth me.
12 A prudent man foreseeth the evil, and hideth himself; but the simple pass on, and are punished.
13 Take his garment that is surety for a stranger, and take a pledge of him for a strange woman.
14 He that blesseth his friend with a loud voice, rising early in the morning, it shall be counted a curse to him.
15 A continual dropping in a very rainy day and a contentious woman are alike.
16 Whosoever hideth her hideth the wind, and the ointment of his right hand, which bewrayeth itself.
17 Iron sharpeneth iron; so a man sharpeneth the countenance of his friend.
18 Whoso keepeth the fig tree shall eat the fruit thereof: so he that waiteth on his master shall be honoured.
19 As in water face answereth to face, so the heart of man to man.
20 Hell and destruction are never full; so the eyes of man are never satisfied.
21 As the fining pot for silver, and the furnace for gold; so is a man to his praise.
22 Though thou shouldest bray a fool in a mortar among wheat with a pestle, yet will not his foolishness depart from him.
23 Be thou diligent to know the state of thy flocks, and look well to thy herds.
24 For riches are not for ever: and doth the crown endure to every generation?
25 The hay appeareth, and the tender grass sheweth itself, and herbs of the mountains are gathered.
26 The lambs are for thy clothing, and the goats are the price of the field.
27 And thou shalt have goats' milk enough for thy food, for the food of thy household, and for the maintenance for thy maidens.



1許多人為了財利犯罪;圖謀發財的,必轉眼不顧正義。
2像木橛插在兩塊石頭之間,罪惡亦鑽進買賣之中。
3但罪惡與犯罪的人,都要同歸於盡。
4你若不用心堅持敬畏上主,你的家庭,必要迅速破落。
5篩篩子,總留下一些渣滓;人的言談,也總有一些不乾不淨。
6爐火試煉陶人的陶器,言談試驗人的人格。
7一棵樹的栽培,可由它所結的果實看出;同樣,一個人的心意,可從他思想後所說的話看到。
8在人未發言以前,不要讚美他,因為人的好壞,從言談中纔可見到。
9如果你追求正義,你必能獲得,披戴她有如光榮的禮服;同她一起居住,她要永遠保護你,在審判之日,你就有了依靠。
10鳥獸與同類相聚,真理也必歸於實行真理的人。
11獅子時常伏擊獵物,罪惡也同樣暗算作惡的人。
12虔敬人的言論,常是智慧的;愚人的變化,好以月亮。
13往愚人中間去,要看時間;往有思想的人那裡,卻可常去。
14愚人的談論,令人生厭;他們在罪惡的放蕩中,纔有歡笑。
15好發誓的人所說的話,使人毛髮悚然;他的爭辯,令人塞耳不聞。
16驕傲人爭鬥,必發生流血事件;他們的辱罵,駭人聽聞。
17誰洩漏朋友的秘密,就失了信任,他再不會找到一個知心的朋友。
18你應愛你的朋友,對他要忠信,
19但若你洩漏了他的秘密,就不必再追隨他了。
20誰失掉近人的友誼,就如喪失了自己的產業。
21你拋棄了的朋友,正如從你手中放走的飛鳥,莫想他再回來。
22不要追趕他,因為他已遠去,他已逃走,像一隻脫了羅網的羚羊一樣;因為他的心已受了創傷,
23你再不能和他交接。有了傷痕,還可以包紮,辱罵之後,還可以言歸於好;
24但是,若洩漏了朋友的秘密,不幸的心靈就沒有希望了。
25以目示意而作惡的人,逃不了災禍。
26在你面前,他會口甜如蜜,欽佩你的言辭;但以後卻要改口,攻擊你的言論。
27我憎恨的事很多,但都不如他,連上主也要憎恨他。
28那往上扔石頭的,石頭反而砸在他的頭上;那陰險打擊人的,自己反而受傷。
29挖掘陷阱的,自己反而跌在裡面;給人放絆腳石的,自己反被絆倒;架設羅網的,自己反被捉捕;
30作惡造孽的,自己反受其累,他還不知道禍患從何而來。
31譏笑責斥,是驕傲人的表現,懲罰卻像埋伏的獅子在等候他。
32見虔敬的人跌倒,而喜樂的人,必要陷於羅網,並且在死以前,備受痛苦。
33憤恨與生氣,二者都是可憎恨的,但罪人卻堅持不放。

2019年3月26日 星期二

轉載:〈關於neutral-1〉這種加味的現象,不只出現在翻譯領域,它反映的是我們的文化出了問題。

〈關於neutral-1〉
1、
隨手摘譯
幾段《齊瓦哥醫生》書中的話,
也對照藍英年的譯本。
台灣多數的譯文,都增添很多譯者自己的意見與詮釋。
巴斯特納克的《齊瓦哥醫生》原著是俄文,我不知道俄文的原句。
這裡只根據 Max Hayward and Maya Harari 的英譯,再轉譯成中文,記為「黃譯」。
以此比較藍的譯文。以下稱為「藍譯」。
藍譯與英譯,是有很多出入。
也許誰懂俄文的,可以做進一步的比對。
2、
這幾段話,是齊瓦哥醫生對Samdeviatov說的。 (ch.8,sect.4: 藍英年譯本,頁256):
Marxism a science? Well, it's taking a risk, to say the least, to argue about that with a man who hardly knows. However —Marxism is too uncertain of its ground to be a science.
藍譯:馬克思主義和科學?同一個相知不深的人辯論這個問題至少太輕率。就算是科學吧。馬克思主義作為一門科學份量太輕了。科學要厚重得多。
黃譯:馬克思主義是科學的?啊,同一個幾乎不認識的人辯論這事,多少是有風險的,但——馬克思主義要説它是科學,它的基礎是太不穩固了。
3、
Sciences are more balanced, more objective. I don‘t know a movement more self-centered and further removed from the facts than Marxism.
藍譯:馬克思主義和客觀性?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學說,比馬克思主義更封閉和更遠離事實了。
黃譯:科學必須更客觀,它的基礎必須更穩固。我不知道有什麼運動會比馬克思主義更自我中心、更遠離事實。
4、
Everyone is worried only about proving himself in practical matters, and as for the men in power, they are so anxious to establish the myth of their infallibility that they do their utmost to ignore the truth. Politics doesn't appeal to me. I don't like people who don't care about the truth."
藍譯:每個人都應通過實踐檢驗自己,而全力宣揚自己永遠不會犯錯誤的神話的當權者已經背離了真理。政治不會告訴我什麼。我不喜歡對真理無動於衷的人。
黃譯:每一個人都只在擔心如何證明他的作為是對的,至於那幫有權力的人呢?他們都忙著在建立不會犯錯的神話,因此他們努力不去看真正在發生的事實。政治不會告訴我什麼,但我不喜歡不在乎事實的人。
5、
往後我會陸續提出翻譯的問題。
今日的翻譯者,是不是還同意:
「信達雅」是翻譯必須遵守的原則?
翻譯可以當做一種創作嗎?在什麼樣的範圍內,翻譯者可以進行創作?
我只是想提醒讀者。
台灣多數人接觸西方文學經典,依賴的是中譯本。如果今日的譯者不斷在進行「自我創作」,那麼讀者必須知道,你讀的不是經典作家的作品,而是我們譯者的加味。
這一直是令人困擾的問題。
6、
摘下的這幾段,反而是情節非常輕微的,我只是信手拈來。但對於我這樣的讀者來說,這樣的譯文,已經難以忍受。
理由很自然。我想看的是:巴斯特納克如何寫那個時代,想看他所塑造的齊瓦哥醫生這個人的言語與思想;而不是要看中文譯者的詮釋與理解。
「信、達、雅」。「信」始終在三要之先。不管今日的翻譯界,出現什麼新潮的翻譯理論。
唉⋯
這種加味的現象,不只出現在翻譯領域,它反映的是我們的文化出了問題。
我要説的是,文化與思想是否 neutral?它涉及理性文化,涉及對人的尊重,也深入人內在的平靜。
對於這事,日後我再慢慢解說。
黃武雄 2019-3-26



黃武雄 伯泉
如果你能幫我找到俄文,並幫我、或請人幫我比對,將感激不盡。


你也許沒看到貼文的訣竅。

藍譯,評馬克思主義那句是泛泛的用語(2):厚實、份量⋯

英譯則講到「基礎穩固」這遠較清楚的問題。

我較難相信英譯者會自己加以詮釋。

接下來的balanced,也是針對「基礎不穩」,才出現的。

這種清楚的寫法,比較像是巴斯特納克這種等級的作家會寫的話。

中文譯者時常不理解內容的關鍵差異,就用討好的、不求甚解的泛語打發讀者。

其實啊!伯泉兄,我比對過上干有類似現象的語句,才有這些懷疑。

上述貼文的引譯,真的只是中文翻譯中,有問題的情節,相對非常輕微的例子。

進入書店,攤位上擺著琳瑯滿目的翻譯書,封面設計美觀迷人,但內容的翻譯,許多都不可信賴。這是文化問題啊!

也是台灣幾十年前出現的文化斷層、繼之成為文化沙漠留下來的後遺症。



2019年3月23日 星期六

王杏慶/南方朔



南方朔的翻譯,散見他介紹西方文學的著作中:


Wikipedia
著作[編輯]

《文化啟示錄》
《語言是我們的》
《語言是我們的》
《語言是我們的》
《語言是我們的》
《在語言的天空下》
《給自己一首詩》
《有光的所在》
《自由主義的反思批判》
《新野蠻時代》
《靈犀之眼》
《詩戀記》
《世紀末抒情》
《李登輝時代的批判》
《臺灣政治的深層批判》
《捉狂下的興嘆》
《另一種英雄》
《笨蛋!問題在領導》
馬政權的開場、中場與收場  三本  2016

受訪者|知名政論家南方朔主題|《馬政權的開場、中場與收場》 新書 ...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0201214508313325&id...2014年1月17日
受訪者|知名政論家 南方朔
主題|《馬政權的開場、中場與收場》 新書分享
◎馬政權開場與中場都不盡理想,民調至今只有9.3%,為全球罕見。剩下兩年半時間,必須以公民運動與立院反制,使馬政權「合理化跛腳」








《歌德情史》, Theodor Reik 著,王杏慶。晨鐘出版社。中華民國 60 年 11 月,


〈機器〉
詩 | Alain Bosquet
譯 | 王杏慶
讓我們重新發明這個機器:人
一個儲藏室有許多心
一間店舖充滿了枯骨
一隻眼睛只看得到
從頸子到肺部的距離。
有六個肚臟
用其中之三來消化焦慮。
一根肌筋可以把無限變成蟑螂。
而我們的昏亂由何而來?
或許只有某些樹
—甚或石頭—
才可以稱為人類而當之無愧。




王杏慶(1946年12月13日),筆名南方朔,出身臺灣臺南市,是一位臺灣作家詩人評論家新聞工作者

2019年3月19日 星期二

Revelation 22:17;“極光”(Aurora)不見得好


這台超級計算機名為“極光”(Aurora),是對2015年首次公佈的一個研發項目進行重新裝配,預計將於2021年交付給芝加哥附近的阿貢國家實驗室(Argonne National Laboratory)。實驗室官員預測,它將成為首台達到“百億億次”級別(下稱E級)的美國計算機,每秒運算速度超過百億億次。



  • Aurora
    [名](複~s,-rae /-riː/)1 《ローマ神話》アウロラ(◇曙あけぼのの女神;ギリシャ神話の Eos に当
  • 1《ローマ神話》アウロラ(◇曙あけぼのの女神;ギリシャ神話の Eos に当たる)
  • 2〔a-〕黎明れいめい(期);((詩))あけぼの,曙光しょこうdawn
  • 3〔a-〕オーロラ,極光
  • たる)2 〔a-〕黎明れいめい(期);((詩))あけぼの,曙光しょこう(daw...
  • aurora australis
    〔the ~〕《気象》南極光(southern lights)
  • aurora borealis
    〔the ~〕《気象》北極光(northern lights)

  • ****

    Revelation 22:17 King James Version (KJV)

    17 And the Spirit and the bride say, Come. And let him that heareth say, Come. And let him that is athirst come. And whosoever will, let him take the water of life freely.

    Revelation 22:17 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NIV)

    17 The Spirit and the bride say, “Come!” And let the one who hears say, “Come!” Let the one who is thirsty come; and let the one who wishes take the free gift of the water of life.



    6我耶穌派遣了我的使者,給你們證明了有關教會的這些事。我是出於達味家族的後裔,我是那顆明亮的晨星。」
    17聖神和新娘都說:「你來罷!」凡聽見的也要說;「你來罷!」凡口渴的,請來罷!凡願意的,可白白領取生命的水,
    18我向一切聽本書預言的人警告說:誰若在這些預言上加添什麼,天主必要把載於本書上的災禍,加在他身上;
    19誰若從這書上的預言刪除什麼,天主必要從本書所載的生命樹和聖城中,刪除他的名分。

    2019年3月17日 星期日

    language was morality. Language was integrity. To corrupt language was to corrupt society and individual alike.



    Peter Drucker 說,社會生態學家的要求之一是:尊重語言( respect for language.)......Karl Kraus 為20世紀德文的大師,被翻譯成"他是當時最優秀的德語語言學家"。


    And for Kraus, language was morality. Language was integrity. To corrupt language was to corrupt society and individual alike."克勞斯認為,語言就是道德,是誠實的秉性。腐蝕語言,就是腐蝕社會和個人。" (頁244)
    梁永安譯: 語言是道德的體現,是誠正的體現,語言的失序會同時帶來社會與個人的失序。






    Karl Kraus (writer) - Wikipediahttps://en.wikipedia.org/wiki/Karl_Kraus_(writer)Karl Kraus (April 28, 1874 – June 12, 1936) was an Austrian writer and journalist, known as a ... Kraus enrolled as a law student at the University of Vienna in 1892. Beginning in April of the same year, he began contributing to the paper Wiener ...





    And for Kraus, language was morality. Language was integrity. To corrupt language was to corrupt society and individual alike. (The Ecological Vision: Reflections on the American Condition By Peter Drucker, p.455)



    先談corruption of language ,這有點專門用語,尤其在政治論述上,譬如說,中共的許多用語,它們迷惑人心,譬如,"學習","思想複雜"......。
    所以,這是一種語言的品質沉淪與衰敗。Kraus 的德文,當然很明顯有這種倒退,或許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尤烈,而Drucker的,則可能是Hilter崛起。
    另外一點,我很重視原文的句號標點,它表示談另外層次等,理應是強調,該遵守。
    integrity 除了承接morality,語言本身也有其整體和純正。
    我原先是介紹"幾乎一生獨立/個人辦報"的 Kraus。
    "就他而言,語言就是道德。語言就是一體。扭曲語言就會讓社會與個人都更無品質。"

    2019年3月13日 星期三

    George Sand 致Flaubert 1869.3.11 第一段

    此篇其實只是當日George Sand的信之第一段。


    Mon carnet George Sand
    Sand-Flaubert : "les deux travailleurs les plus différents qui existent...".
    Lettre à Flaubert écrite à Nohant le 17 janvier 1869 (Tome 21 de la Correspondance de George Sand par Georges Lubin).
    "L'individu nommé George Sand se porte bien, savoure le merveilleux hiver qui règne en Berry, cueille des fleurs, signale des anomalies botaniques intéressantes, coud des robes et des manteaux pour sa belle-fille, des costumes de marionnettes, découpe des décors, habille des poupées, lit de la musique, mais surtout passe des heures avec la petite Aurore qui est une fillette étonnante. Il n'y a pas d'être plus clame et plus heureux dans son intérieur que ce vieux troubadour retiré des affaires, qui chante de temps en temps sa petite romance à la lune, sans grand souci de bien ou mal chanter pourvu qu'il dise le motif qui lui trotte par la tête, et qui, le reste du temps, flâne délicieusement...
    Ce pâle personnage a le grand plaisir de t'aimer de tout son coeur, de ne point passer de jour sans penser à l'autre vieux troubadour, confiné dans sa solitude en artiste enragé, dédaigneux de tous les plaisirs de ce monde, ennemi de la loupe et de ses douceurs. Nous sommes, je crois, les deux travailleurs les plus différents qui existent, mais puisqu'on s'aime comme ça, tout va bien. Puisqu'on pense l'un à l'autre à la même heure, c'est qu'on a besoin de son contraire, on se complète en s'identifiant par moment à ce qui n'est pas soi...".
    Illustrations : portrait de George Sand en 1869 par Félix Nadar (Gallica) ; portrait de Flaubert par Nadar vers 1869 (Bibliothèque municipale de Rouen).

    ---

    Facebook 翻譯
    Sand-Flaubert:“存在的兩個最不同的工人......”。
    1869年1月17日在Nohant寫的一封寫給福樓拜的信(Georges Lubin的書信喬治·桑的第21卷)。
    “命名的喬治·桑的人是很好,細細品味美妙的冬季統治漿果,採摘鮮花,指出有趣的植物異常為縫製他的繼女連衣裙和大衣,服裝的木偶,缺口裝飾,穿衣娃娃,播放音樂,但大多是花很多時間與小奧羅爾是一個了不起的女孩。有沒有更和平,更在其內部更快樂老游吟詩人停止營業,誰唱偶爾他的小浪漫月亮,用好或壞的歌聲並不關心前提是,他說在他腦海裡小跑的原因,時間閒逛美味休息...
    這蒼白的性格很高興地愛你,他所有的心臟,點做了一天通沒有其他老行吟詩人的思維,僅限於他的寂寞瘋狂的藝術家,蔑視這個世界上,所有敵人的樂趣放大鏡和它的糖果。我相信,我們是存在的兩個最不同的工人,但既然我們彼此相愛,一切都很好。既然我們在同一時間互相思考,那是因為我們需要相反,我們通過有時識別自己不是自我來完成彼此......“
    插圖:1869年由FélixNadar(Gallica)創作的喬治·桑的肖像; 由大約1869年(魯昂市立圖書館)的納達爾福樓拜畫像。


    ---Google

    My George Sand notebook
    3 月 11 日 下午 7:34 ·
    Sand-Flaubert: "the two most different workers that exist ...".

    Letter to Flaubert written in Nohant January 17, 1869 (Volume 21 of the Correspondence George Sand by Georges Lubin).

    "The individual named George Sand is doing well, savoring the wonderful winter in Berry, picking flowers, pointing out interesting botanical anomalies, sewing dresses and coats for his daughter-in-law, puppet costumes, cutting scenery dresses dolls, reads music, but above all, spends hours with little Aurore, who is an amazing little girl.There is no more to be proclaimed and happier in her interior than this old troubadour withdrawn from business, who sings from time to time his little romance to the moon, without much concern for good or bad singing provided that he says the motive which trots through his head, and which, the rest of the time, strolls deliciously ...
    This pale personage has the great pleasure to love you with all his heart, not to pass a day without thinking of the other old troubadour, confined in his solitude as an enraged artist, disdainful of all the pleasures of this world, enemy of the magnifying glass and its sweets. We are, I believe, the two most different workers who exist, but since we love each other like that, everything is fine. Since we think of each other at the same time, it is because we need its opposite, we complete each other by identifying ourselves at times with what is not self ... "

    Illustrations: Portrait of George Sand in 1869 by Félix Nadar (Gallica); Portrait of Flaubert by Nadar circa 1869 (Municipal Library of Rouen).

    https://moncarnetgeorgesand.fr
    #georgesand #gustaveflaubert #moncarnetgeorgesand

    我的George Sand筆記本
    3月11日下午7:34·
    Sand-Flaubert:“存在的兩個最不同的工人......”。

    1869年1月17日在Nohant寫的一封寫給福樓拜的信(Georges Lubin的書信喬治·桑的第21卷)。

    “命名的喬治·桑的人是很好,細細品味美妙的冬季統治漿果,採摘鮮花,指出有趣的植物異常為縫製他的繼女連衣裙和大衣,服裝的木偶,缺口裝飾,穿衣娃娃,播放音樂,但大多是花很多時間與小奧羅爾是一個了不起的女孩。有沒有更和平,更在其內部更快樂老游吟詩人停止營業,誰不時地唱著他的小浪漫到月亮,沒有太多關心歌曲的好壞,只要他說出了他頭腦中的動機,其餘的時間,漫步美味......
    這蒼白的性格很高興地愛你,他所有的心臟,點做了一天通沒有其他老行吟詩人的思維,僅限於他的寂寞瘋狂的藝術家,蔑視這個世界上,所有敵人的樂趣放大鏡和它的糖果。我相信,我們是存在的兩個最不同的工人,但既然我們彼此相愛,一切都很好。既然我們在同一時間互相思考,那是因為我們需要相反,我們通過有時識別自己不是自我來完成彼此......“

    插圖:1869年由FélixNadar(Gallica)創作的喬治·桑的肖像;由大約1869年(魯昂市立圖書館)的納達爾福樓拜畫像。

    ----hc  我目前沒興趣、時間翻譯,只提醒Sand 夫人用" 老行吟詩人"稱自己和Flaubert
    我的George Sand筆記本
    3月11日下午7:34·
    Sand-Flaubert:“存在的兩個最不同的工人......”。

    1869年1月17日在Nohant寫的一封寫給福樓拜的信(Georges Lubin的書信喬治·桑的第21卷)。

    “命名的喬治·桑的人是很好,細細品味美妙的冬季統治漿果,採摘鮮花,指出有趣的植物異常為縫製他的繼女連衣裙和大衣,服裝的木偶,缺口裝飾,穿衣娃娃,播放音樂,但大多是花很多時間與小奧羅爾是一個了不起的女孩。有沒有更和平,更在其內部更快樂老游吟詩人停止營業,誰不時地唱著他的小浪漫到月亮,沒有太多關心歌曲的好壞,只要他說出了他頭腦中的動機,其餘的時間,漫步美味......
    這蒼白的性格很高興地愛你,他所有的心臟,點做了一天通沒有其他老行吟詩人的思維,僅限於他的寂寞瘋狂的藝術家,蔑視這個世界上,所有敵人的樂趣放大鏡和它的糖果。我相信,我們是存在的兩個最不同的工人,但既然我們彼此相愛,一切都很好。既然我們在同一時間互相思考,那是因為我們需要相反,我們通過有時識別自己不是自我來完成彼此......“

    插圖:1869年由FélixNadar(Gallica)創作的喬治·桑的肖像;由大約1869年(魯昂市立圖書館)的納達爾福樓拜畫像。





    信的末段討論:

    pignouf

    跳到導航跳過搜索

    英文 [ 編輯wikicode ]

    詞源編輯wikicode ]

    毫無疑問是動詞小便,方言動詞意味著抱怨

    通用名稱 編輯wikicode ]

    單數複數
    pignoufpignoufs
    \Pi.ɲuf\
    pignouf \ pi.uf \ masculine
    1. 熟悉 進攻 (非常罕見的女相當於:pignoufe粗魯不好 糊塗人莽漢粗野
      • 在這兩種情況下,我們得出相同的結果; 只是,而不是能夠對你說:“我把自己當作一個勇敢的人!”,你有良心做出像pignoufGeorges FeydeauThe Hand pass。)
      • 我不pignouf,支付我的香檳ÉmileZolaNana。)
      • 顯然 ,Copeau昨晚使用的“ pignouf ” 一詞  恰恰適用於Montfort。 AndréGide,Journal,1910年5月23日。)
      • 他用手指吃這個pignouf  ! Jules Romains善意的人。
      • 但你有什麼權利侮辱在芒通退休的父親?我不問你父親是不是很屁股,或者你的妻子是pochottne秘密種pignouf  !Christian Clavier, The Visitors, 1993。)
    2. 熟悉 貶義男人,不為人知→見類型夾緊傢伙小雞
      • 這個pignouf來自哪裡 ?
    3. 老年人 鞋匠學徒 
      • 在製鞋商,主人被稱為教皇,gnawal工人和學徒pignouf (LorédanLarchey,“語言的怪癖”,1865年)
    4. 漫畫 虛構的水果,構成了旗幟的主要食物,也是想像中的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