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日 星期六

感謝潘震澤老師 2006年的指教

HC,,

   我又來開新的戰線了﹐p143 (轉危為安 在 p.154)

   Failure to understand variation in tests delayed some years the science of genetics. Ratios of (e.g) tall and dwarf peas varied wildly below and above nature's average value 1:4. This variation bothered everyone, including the monk Gregor Mendel, discoverer of the simple dominant gene.

  這一段文的翻譯與原意有很大差異﹐讀起來非常不通!有請諸先進!

  Best rgds
  DHsu




因為對測試的變異性了解不足﹐遺傳學的發展因此延宕多年。像是高矮豌豆的比例﹐經常在3:1的理論值上下巨幅振盪﹐這種變異困擾了每一個人﹐包括那位發現單純顯性基因的神父格雷戈爾.孟德爾(Gregor Mendel)在內!(9 

( 2006年,我與徐歷昌先生就此段請教美國的潘震澤老師,他說原文1:4的比例有誤。以上的翻譯也承蒙他的改善,謝謝。——譯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