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6日 星期二

譯人張漢裕教授。 privy/「廁或曰軒」




未竟之志──紀念張漢裕先生(2000.01;2015.01)

1998年11月19日,知到張漢裕先生哲人已萎。我不識張先生,只讀過他的一些書,對他最內行的「西洋經濟發展史」,反而未曾讀過。不過約半年前讀他多年前(1968)譯的《基督教入門》(矢內原忠雄著,協志工業叢書),寫了篇感想,作為邀請讀者直接讀張教授作品或譯作的”橋”。

1998年7月2日,無意中買了一本矢內原忠雄(Yanaihara Tadao,1893-1961)著《基督教入門》(張漢裕譯)。 譯序極重要:

  「無論為了了解西方文化或實踐民主主義為把握人生的意義與依靠必須基督教。」譯者並且深悟:「我們的生活,無論是個人的修身齊家之道,或社會各般的工作,若不接納基督教,恐怕很難達到符合現代文化的標準。」
張漢裕譯書 (協志工業叢書)

瑪克司.偉伯著《基督新教的倫理與資本主義的精神》1960
矢內原忠雄《基督教入門》1968
彼得.杜拉卡著《企業經營演習 》張漢裕主譯 1970
T. S. Ashton著產業革命  》張漢裕譯 1993
Richard Henry Tawney著 《中國的土地與勞力 》張漢裕譯 1995
近來讀張漢裕教授所譯的R. H. Tawney《中國的土地與勞力》(1995,協志工業叢書;原書1929年出版),其中有許多話很重要:
  「...國家所需要的是受過教育的人,不是沒受過教育的畢業生,…再不可為了大量生產而犧牲內容。應該側重教學生自己思考──這是比較費力的事...」(中譯本,pp. 206 -207)
  Tawney真是名家,他對竹爭中國現代化的整體建議是引《浮士德》中的一句詩為喻:『設非自己心靈出,何得精神助你與。』意思是:若非從你自己心中湧出,你不能得到什麼使你心靈更爽健。(p. 209)Land and Labour in China by R. H. Tawney《中國的土地與勞力》...
張漢裕先生的詳細介紹,請參考:
葉淑貞 著《臺灣農家經濟史之重新詮釋》台北 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2014,《附錄 臺灣經濟史大師――張漢裕教授的學術成就》,頁361-407






黃郁珺《十八世紀英國紳士的大旅遊》台北:唐山2008
這本是輔仁大學的歷史所碩士論文的出版 (西洋史叢書的第二本)。還有很認真的學生在撰寫論文,並且有機會出版,是很可喜可賀的事。論文處理的主題很重要和有趣,寫得也很用心。大旅遊的目的是教育其實可能含蓋歐洲各名城和地方,所以我弄不清楚是否該包括希臘。無論如何,本書以義大利為主
基本上,重要的英文和漢文文獻都提到了,似乎只有一夲書的書名前後不一The Compleat Gentlemen (p.33) vs. The Complete Gentlemen (p.46) ;容易令人誤解的”public school” (現在多改稱為independent school)作者用「公學」,而引張漢裕翻譯的《國富論》則採用錯誤的「公立學校」。不過這些是微不足道的小毛病。如果有索引,那就相當好了。
我只舉一小例說明作者的細心118頁的注94中指出:…..此處趙乾龍所譯歌德《意大利遊記》將privy 譯為客房」,疑為「廁所」之誤植。…..」我們看哥德的上下文,知道英譯的屋外簡易廁所的privy ,比較合脈絡。妙的是,我查另外一本湖南文藝出版社(2006)的翻譯,也用「客房」。
這讓我想起吉川幸次郎的《漢武帝》中引《漢書‧外戚傳》中說:衛子夫「於軒中得幸」。吉川先生引高木正一先生指出漢末的《釋名》說:「廁或曰軒」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