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0日 星期日

斯湯達《紅與黑》兩譯;斯丹福"詩歌的各種敵人" We see now through a glass in a dark manner


下午讀錢鍾書《宋詩選註》范成大

前村火吠無他事,不是搜鹽定榷茶。

頭腦保守的批評家總覺得田園詩裏提到官吏榨逼農民,那未免像音樂合奏時來一響手槍聲*,有點兒殺風景......
*注斯湯達《紅與黑》第二部二十二章講文藝裏攙入政治的比喻。



翻讀手頭有的黎烈文翻譯本(文壇出版社1967、桂冠) 和上海譯文的郝運譯本1990。
郝的翻譯比較順,黎教授的,參考過英日譯本,卻比較硬......




******
英文複數要不要譯出,見仁見智,有人說中文單複不分.....

今天讀錢鍾書先生的"台港版宋詩選註前言",引用聖保羅的名言*:
鏡子裏看到的影像是昏暗的。
前先生的註: 參看斯丹福"詩歌的各種敵人" ( W. B. Stanford. Enemies of Poetry)(倫敦,1980)63頁考論由於製造材料的局限,古代鏡子在希臘、羅馬著作裏成為錯誤糊塗觀感的比喻。)



*
Through a glass, darkly (phrase), a Biblical phrase from 1 Corinthians 13:12
這句,Wikipedia 有專頁介紹,列出它在西方文化的幾個層面的引用。

思高本:

12我們現在是藉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的觀看了。我現在所認識的,只是局部的,那市時我就要全認清了,如同我全被認清一樣。
 12 We see now through a glass in a dark manner; but then face to face. Now I know in part; but then I shall know even as I am known.
 (注意中英文標點的差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