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9日 星期三

相思樹:簡記雨云女士與彭淮棟先生

2004-12的舊文
彭淮棟先生還是以每年1-2本優秀的翻譯問世
網路上應該很容易找到


相思樹:簡記雨云女士與彭淮棟先生




兩位著名譯者:那時代,台中-沙鹿之間才開始有『中港路』(我有幾回晚間縱走的神秘經驗):沒有所謂『從東海大學之東到靜宜大學之西』--「靜宜」還是文理學院,靜靜座落台中市區之內,我一次有幸受邀觀賞她們的年終表演節目,體會與大肚山上完全不同的校園文化。1970年代初,那時鍾玲的『赤足草地上』裡的神秘的竹舍、許達然的『含淚的微笑』裡的霧和圖書館裡的W. Durant作品依舊還有點風韻。


我畢業後十餘年,有機會拜讀當時校園中兩位成為著名翻譯者的作品,很受益。現在記下他們的一些作品—無法詳述我猜測的他們的心路歷程,因為它們是私事。

我見過的著名作者不多,不過,雨云女士和彭淮棟先生是例外(他是我同學)。她是我大學時代(1971-75)東海圖書館的職員。當然,她不認識我,不過,我對她的印象非常深刻:端莊、文靜,很有韻味。偶爾看她走經校園到「女白宮」(單身職員宿舍),連同看些學姐走過路思義教堂(Luce Chapel)旁的桃林到女生宿舍,這是我認為最美的大肚山景象—這些,幻化成我1991年在柏林博物館看到波提切利的『春』等充滿生氣的作品…….


最近讀到書介:宮布利希/著『寫給年輕人的簡明世界史』(Eine kurze Weltgeschichte fur junge Leser)(張榮昌譯,台北:商周出版社,2004),它提到宮布利希(Ernst Hans Josef Gombrich 1909-2001)的「《藝術的故事》(The Story of Art,1950年初版),至今已印行十六版,銷售量超過兩百萬冊,並翻譯成十八種語文。」
我們最早讀到的是90年代初雨云女士的譯本(台北市:聯經,後續有增訂本)。

我到網路上找一下她的翻譯作品,另外有藝術家出版社的:艾文史柬編『梵谷書簡全集』和『表現主義大師-克利的日記』,又有Lone Bell等三人所著(雨云譯)〝藝術鑑賞入門〞等,當然她90年代初,為雄獅美術月刊寫了她遊歐觀畫的紀錄和編譯的許多美術活動的報導。

很其怪,她也曾為新竹的楓香出版社(?)翻譯的K. Clark 著的Landscape into Art (或Romantic Rebellion 我手邊無書,待查—我曾是原作者的fan,所以讀過他的大半作品,包括自傳(還有他的簽名)),都沒查到。


****

我認為彭淮棟先生在80年代的翻譯成績,應該得個翻譯獎—可惜,它還沒設立啦!
網路消息:譯者彭淮棟,任職於聯合晚報編譯組。知名譯者。不論中學西學都有過人涵養,治學認真。

我與彭淮棟先生的關係比較親近。他結婚之初新聞周刊才創立不久,我們與創辦人都有聚會過。許多年後,我託人從德國買『歌德的義大利之旅』的德文版送他,所以對於他日後『談歌德的慾望』(聯合文學)不不會意外。我印象中他還翻譯過一本Fyodor Dostoyevsky:的書,待查。我也請他翻譯過,《熱愛品質》(Quality Is Still Free)。

彭淮棟翻譯作品約有(*為主要作品):
T. Mann《魔山*》台北:遠景。這本是他的處男譯作,從英譯本轉譯,便宜賣掉。

Williams, R. (1966), 《文化與社會*》( Culture and Society 1780-1950. London: Penguin.,)
彭淮棟譯, 台北: 聯經. ,1985

Polanyi, M. 《博蘭尼演講集*:人之研究、科學信仰與社會、默會致知》彭淮棟譯,台北聯經,1985.
Michael Polanyi & Harry Prosch(1974/1984) 《意義*》(MEANING),彭淮棟(譯),台北:聯經。

聯經出版社(民72)出版過一套牛津大學出版的學術人物短論,;彭淮棟翻譯了《紐曼》;《柯立芝/》,霍姆斯(Richard Holmes)著;《喬治艾略特》--??(查德威克/彭淮棟/Chadwick Owen/ 1984, 140.8 8454 v.20, BOOK. 8,艾希頓/彭淮棟/Ashton Rosemary/聯經, 1985)

Isaiah Berlin著《俄國思想家*》彭淮棟譯,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87

亞歷山大‧普希金《普希金的祕密日記》彭淮棟譯,聯合文學182 (聯合譯叢23) 1999.
JS McClelland 著《西洋政治思想史*》彭淮棟譯,台北:商周,2000
Said, Edward. (1999).《鄉關何處*》(Out of Place),彭淮棟譯,台北:立緒。2000


伊曼努爾‧華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自由主義之後*》(After Liberalism).彭淮棟譯,聯經 初版:2001年

.安妮‧法蘭克《安妮的日記》 彭淮棟/譯,

巴頓‧亞倫《南部非洲短篇小說精選》彭淮棟/圓神出版社 初版 1987

高迪默‧納丁尼(Gordimer Nadine)《我兒子的故事*》彭淮棟,九歌出版社,1992

Philip B.Crosby《熱愛品質》熱愛品質) 彭淮棟譯,華人戴明學院叢書出版,1997

馬克.貝考夫(Marc Bekoff『動物權與動物福利小百科』,譯者-錢永祥彭淮棟陳真等

穆易斯『身心桃花源:當洋醫生遇見赤腳仙』/彭淮棟/張老師, 1995,

2010年9月28日 星期二

京劇譯者

台灣文化創新,京劇走在前面

雖然有些老戲迷說:今日京劇的化妝、服飾、燈光、布景,乃至於純粹口語式的道白,容易給觀眾以「和話劇沒有差別」的感覺;但絕大多數的台灣人非但不以為意,而且欣然接受……

以王羲之名帖〈快雪時晴〉創作的新編京劇,為2007年國光劇團與國家交響樂團的跨界合作,主角張容由國光當家老生唐文華飾演。
圖/本報資料照片

每次去「聽」京劇(台灣稱為國劇,大陸則稱京劇,以示有別於其他地方戲劇),總愛估算一下白髮蒼蒼的老戲迷,與穿著學生服裝觀眾的比例如何。早年若無十比一,至少五、六人中,才有一位年輕人。近兩年卻有很大改變,老、少比例已將近相等了。

從保存中華文化,同時也要去舊創新的立場,看這項改變,令人振奮。探討原因,朝野都有不可磨滅的貢獻。有人會質疑:政府做過些什麼事?因為來台初期,陸 光、海光、大鵬與明駝都是軍中劇團。團員僅享軍人待遇,生活清苦,前途渺茫;只有一年兩三次到中華路二段「國軍文藝活動中心」公演,才能賺點錢作加菜之 用。

到民國84年,郭為藩兄在教育部長任內,批准將國防部所屬陸、海、空三軍京劇團合併為一,設立「國立國光劇團」,成為教育部所屬社教機構,原有人員都變成 劇團的職員,按月領取固定薪給津貼,無須為下月的伙食錢從哪裡來發愁。這場革命性的改變,外界極少人了解,社會大眾更全無所悉。

更重要的是,恰在此時,有批在國內外攻讀戲劇藝術的學人,出於愛國熱忱,加入國光劇團。他們帶來對戲劇的全新觀念,不辭辛勞,默默奉獻給國光。從幕前到幕 後,從服裝、布景、燈光、道具,乃至於戲劇氣氛,全盤改變了國劇的面貌,可稱為一場寧靜革命。重新調整劇團文化使命,符合現代專業演藝管理,這才是如今大 家常掛在嘴上的文化創新,其實在國劇界已經行之有年了。

這些人包括:台大文學博士、清華大學中文系前主任、現任台大戲劇系教授、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的王安祈女士。她投入編排京劇,要追溯到郭小莊的「雅音小集」與吳興國的「當代傳奇」時候。

王安祈、趙雪君編劇,李小平導演、魏海敏主演的《金鎖記》,可說是國光劇團最令人難忘的新劇。
圖/本報資料照片
民 國91年,王安祈帶她的學生趙雪君加入國光劇團。她編寫的新戲包括《孟小冬》、《王有道休妻》、《青塚前的對話》、《三個人兒兩盞燈》,以及與趙雪君合編 的《金鎖記》。她也與國際名導演羅伯威爾森(Robert Wilson)合作,在國家劇院導演過《歐蘭朵》。出版的著作有《絳唇珠袖兩寂寞──京劇‧女書》。2005年並獲得第九屆國家文藝獎。

國光劇團另一位關鍵人物是京劇科班出身的導演李小平。從陸光劇校畢業後,他就讀台北藝術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在一篇文章裡,他自承「創作橫跨傳統與現代之 間」。王安祈和他兩人是老搭檔,導演過前段所述各劇,以及《廖添丁》、《天地一秀才──閻羅夢》、《王熙鳳大鬧寧國府》、《李世民與魏徵》和跨界京劇《快 雪時晴》等。

李小平的興趣廣泛,曾參與台灣參加法國亞維儂戲劇節的《美猴王》,也插足過其他劇種,從歌仔戲《莿桐花開》、音樂劇《梁祝》到實驗劇《傀儡馬克白(MacBeth)》。1995年獲得中國文藝協會戲曲導演獎。他和王安祈最令人難忘的作品,無疑是三年前首演、本月初又呈現於「城市舞台」,根據張愛玲原著改編的《金鎖記》。京劇女皇魏海敏把一個封建時代女性無法自拔的性格,刻畫得淋漓盡致。

還有一位幕後人物不可不提。我每次看國光演京劇,對舞台兩旁用燈光打出的唱詞與道白英譯,佩服得五體投地。因為譯者真正做到了「信、達、雅」三者兼具的程度,若無幾十年從中文譯成英文的功力,幾乎不可能做到。

我問國光劇團的袁家瑋,才知道是美國伊利諾大學比較文學博士、現為東吳大學英文系教授謝瑤玲女士所譯。每次國光公演,觀眾中總有若干老外在場,因為他們藉字幕之助,可以知道劇情,從而增加對中國文化的了解。有這麼許多人無私的奉獻,京劇在台灣才能配合文化創新的成就。

今日在台灣,較活躍的只有兩個京劇劇團每年演出幾次。「新舞台」的「台北新劇團」靠李寶春撐持,與中國信託基金會辜懷群女士的慷慨捐助,實際是對她父親辜振甫董事長的紀念;此外就只有國立國光劇團了。

國光2006年推出的《胡雪巖》,王安祈引領劇藝方向,汪其楣導演,劉慧芬編劇,除唱詞外已完全拋卻京劇二百年的舊傳統,在一泓靜水中造成一連串漣漪,正 如劇中負責京劇部分的馬寶山所言,面目全新的京劇「介於傳統與創新之間」。但若無唐文華、劉海苑、朱勝麗、鄒慈愛、汪勝光這些全心投入的演員,也不會使觀 眾感動。

雖然有些老戲迷說:今日京劇的化妝、服飾、燈光、布景,乃至於純粹口語式的道白,容易給觀眾以「和話劇沒有差別」的感覺;但絕大多數的台灣人非但不以為 意,而且欣然接受。原因很簡單,觀眾也在與時俱進,人們早已習慣於現代化的潮流,沒有人再用什麼「改良京劇」之類略帶譏諷的形容詞,來批評京劇界求新求美 的趨勢了。

大陸雖有十三億人口,國家也大力支持,「中國京劇院」,甚至「天津京劇團」都來過台灣,票房也還不錯。但是時代變遷,愛好京劇的人口日漸萎縮,三年前我去北京,事先託人買票,結果到了據說是貨真價實的「湖廣會館」。

這所舞台完全是清末民初式樣的建築,戲台很小,台前排列幾十張八仙方桌,前方留空,三面的長條板凳可坐六人,桌上擺了幾碟瓜子、花生、糖果之類。等一開 鑼,我就知道誤上了賊船。戲碼無非《三岔口》、《拾玉鐲》之類,最後是《孫悟空》,都是六十年前我派國劇團去歐洲表演的舊戲碼。

好不容易等到戲結束,只見百餘名日本遊客一擁而上,在台前排成條長龍,要求演員簽名,並與他們合照,可謂殺風景之至。最近與《聯合文學》發行人張寶琴談起,她也被旅行團安排去了次湖廣會館,同樣有上當的感覺。

台灣幸虧還有不少欣賞京劇的觀眾,近年大陸如北京、天津、上海的京劇團每隔一段時間都會來台演出,我總買票去看。僅就基本訓練而言,這些年輕演員認真賣命,無可批評;但一切墨守成規,和六十年前上海「大世界」或「新舞台」的演出一模一樣,反而令人不大習慣。

文化創新不是口號,需要大膽的創意和無私的奉獻。台灣最早把「新型京劇」搬上舞台,許多人辛苦耕耘,證明台灣有活力,更有遠見。如何珍惜這段經歷,使大陸京劇界同樣受益,就要看這一代的努力了。

2010年9月27日 星期一

Ode to Autumn J. Keats 余光中譯



秋之頌




Francis T. Palgrave, ed. (1824–1897). The Golden Treasury. 1875.

J. Keats

CCLV. Ode to Autumn

SEASON of mists and mellow fruitfulness,
Close bosom-friend of the maturing sun;
Conspiring with him how to load and bless
With fruit the vines that round the thatch-eaves run;
To bend with apples the moss'd cottage-trees, 5
And fill all fruit with ripeness to the core;
To swell the gourd, and plump the hazel shells
With a sweet kernel; to set budding more,
And still more, later flowers for the bees,
Until they think warm days will never cease; 10
For Summer has o'erbrimm'd their clammy cells.

Who hath not seen thee oft amid thy store?
Sometimes whoever seeks abroad may find
Thee sitting careless on a granary floor,
Thy hair soft-lifted by the winnowing wind; 15
Or on a half-reap'd furrow sound asleep,
Drowsed with the fume of poppies, while thy hook
Spares the next swath and all its twinèd flowers:
And sometimes like a gleaner thou dost keep
Steady thy laden head across a brook; 20
Or by a cyder-press, with patient look,
Thou watchest the last oozings, hours by hours.

Where are the songs of Spring? Ay, where are they?
Think not of them, thou hast thy music too,—
While barrèd clouds bloom the soft-dying day 25
And touch the stubble-plains with rosy hue;
Then in a wailful choir the small gnats mourn
Among the river-sallows, borne aloft
Or sinking as the light wind lives or dies;
And full-grown lambs loud bleat from hilly bourn; 30
Hedge-crickets sing; and now with treble soft
The redbreast whistles from a garden-croft;
And gathering swallows twitter in the skies.

2010年9月26日 星期日

徐進夫

徐進夫(1927~90)




7/19/2006
譯人故事(十三):懷念徐進夫先生的宗教情操

2004/9/20 上午10點半到45分,日本NHK播「鈴木大拙 (1870-1966)」的介紹和訪談。雖然聽不懂,不過從字幕的說明,可以了解大意。

聯想起鈴木大拙通俗作品的主要翻譯者徐進夫先生,過世近十年了。由於徐先生是職業翻譯家,幾乎沒人寫紀念的文章,所以我偶爾讀到一篇打抱不平的文章,知道先生晚年居新北投,而那時候我也常常去該地。我從來沒見過徐先生。

我想先生一輩子翻譯的書,數量一定超過百本。我最少讀過近七成,受益甚多,特此說聲謝謝。那時候,還沒養成近兩年自覺地找「翻譯的毛病」之毛病,多好!

我利用GOOGLE 搜索得11頁,大略歸類一下先生的翻譯:以「諸宗教、文學」為主。就某層次而言,他一生的許多心血,似乎都隨風飄逝了;或者變成讀者的一些感受。

文學(與宗教):
我們幾年前有個讀書會,由杜文仁先生主講(Hermann Hesse) 的《玻璃珠遊戲》(Das
Glasperlenspiel)。我們約比較台灣大陸的四種翻譯本,文彩以徐先生的最好(雖然他可能從英文轉譯)。
他還翻譯Hermann Hesse,《流浪者之歌(悉達(多)求道記)》*等;約翰.坎尼(Canniny, J).編《世界名著導讀100本》(徐進夫、宋碧雲譯)等(以上志文出版社新潮文庫.)。此外還有《文學欣賞與批評》(幼獅文化事業公司)。

《禪與英國文學》(Zen in English Literature and Oriental Classics)(台北:幼獅,1988)。
OscarWilde(1854-1900)《格雷的畫像》(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晨鐘);托爾斯泰等《死的滋味

諸宗教:
華爾希著(Rev. Vincent M. Walsh)《天主教神恩復興運動》天主教文物服務中心
夏夫斯坦著《神秘經驗》;

《鈴木大拙禪論集-歷史發展》、《耶教與佛教的神秘教》等等;霍甫曼著《禪門公案秘傳: 隻手之聲》……..

蓮花生大士著《西藏度亡經》、Freud, S.著《摩西與一神教》、麥克劉德著《卡盧仁波切行傳》…….

其他:
《世界的昆蟲》…….


*"我想起 RL書架上那本 Siddhartha
最近我讀Reader Digest 訪問Meg Ryan 她說15歲就讀了它"

當年張瑞麟先生給我們他此書英文本的筆記

英文版總釋名題
Siddhartha = siddha + artha

廢止「行政院新聞局金鼎獎獎勵要點」含「最佳翻譯人獎」


「最佳翻譯人獎」2005-09



1. 報名「最佳翻譯人獎」者應檢附中文譯本及原文書各一冊()


| 行政院新聞局廢止「行政院新聞局金鼎獎獎勵要點」 | 法律事務所-台灣 ...2010

三、本要點評審工作由行政院新聞局(以下簡稱本局)遴聘專業人士組成金鼎獎評審 ... 甲)最佳著作人獎(乙)最佳主編獎(丙)最佳美術編輯獎(丁)最佳翻譯人獎2. ...
www.lawtw.com/article.php?template... - 頁庫存檔


The Sound of a Voice

2010/9/26 1600 公視 透視 Philip Glass The Sound of a Voice
翻譯成"聲音中的聲音"
"聲之音" 如何 (仿山之音)

Reich 譯成瑞希 大概只看文字翻譯 瑞克
前一次節目指揮還問 Glass 先生a 的發音為阿或.....

2010年9月25日 星期六

work in progress

Admittedly, that old dual-headed structure had been a work in progress: for the first 127 years of its life HSBC had no chief executive at all. But it had served the bank well enough since 1992, when the takeover of Midland in the UK meant HSBC had to kowtow to local rules.

无可否认,过去的双重领导结构一直处于日臻完善的过程中。在最初的127年历史中,汇丰根本没有行政总裁这个职位。但自1992年以来,这种结构在汇丰发挥了良好的效用。当时,汇丰为了收购英国的米德兰银行(Midland),不得不向当地法规低头。

上文 work in progress的翻譯是錯誤
此處似宜說成是試驗中的方式


work in progress
n., pl., works in progress.
A yet incomplete artistic, theatrical, or musical work, often made available for public viewing or listening.

2010年9月24日 星期五

dress code

Amartya Sen著《身份与暴力——命运的幻象(Identity and Violence: The Illusion of Destiny (New York: W.W. Norton, 2006))李风华等译,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 Identity and Violence: The Illusion of Destiny

此書翻譯問題可能很多 舉個例子

我們看一下索引譯 dress code(服装規定) 著裝符號而正文譯為 著裝風格

homecoming, dress code, dress up , dress code

譯者惟為不知何方神聖

霍桑小說選-惟為譯

商品圖片

<霍桑小說選(民國五十二年)>今日世界出版-惟為譯 1954/1963 3rd edi

Famous Tales of Nathaniel Hawthorne

【RENEWBOOKS綠鈕二手書店】<霍桑小說選(民國五十二年)>今日世界出版 ...


只40元 我買一畫字淹過水 80元
譯者惟為不知何方神聖 介紹文寫得不錯

2010年9月20日 星期一

2010年9月17日 星期五

The White House 望文生義

The White House

平路】 2010.09.13 12:48 pm 聽慣了「白宮」,在美國看見(比起國會)不算宏偉的總統住宅,才會想起「White House」的直譯其實是「白房子」。約定俗成是白「宮」,若說美國總統只是住在白「房子」裡,顯然不夠尊貴。 關係著深植我們心中的文化符碼。

2010年9月5日 星期日

Andy Warhol politics vs revolving door

revolving door

Japan’s Andy Warhol politics

日本的陳年問題之ㄧ
" Japan’s Andy Warhol politics"可不是“旋转门” 這可能是誤譯

政坛“旋转门”害惨日本
The perils of Japan’s Andy Warhol poli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