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8日 星期六

吳家恆談:林添貴先生的百部譯作經驗分享會;其人,其譯──紀念彭淮棟先生,兼談台灣近四十年來的翻譯


 昨晚參加林添貴先生的百部譯作經驗分享會,晨起拿出林先生在1997年前後翻譯的季辛吉《大外交》出來重讀,說理清晰,立論精闢,文字淺白易懂,實在好看。
 昨天林先生提到此書,說季氏本係德國人,英文厚重,他翻此書,曾遇到一句英文長達十四行,光是主詞就有四行,但這在中文翻譯完全不見,反而是舉重若輕,全給譯者化掉了,中間不知多少不為人知的心血。
林先生翻譯超過百本,昨晚張作錦先生說這是「林添貴障礙」,後人難以超越。這項功績固然可喜可賀,有賴於譯者有心、有志、有能力、有紀律,但這也是學術人士不願為、不能為、不屑為、不敢為的結果,才讓出這好大一片跑馬場,讓林先生盡情馳騁。
 季辛吉雖然不是學者,但是他寫《大外交》,顯見用力很深,刻意展現自己對於國際外交領域的嫻熟,既要證明自己不只是強權角力的掮客,也訴諸歷史,為自己在外交實務的作為辯護,同時告訴世人,季某可不是過氣政客,不僅能飯,食量還不減當年。
 像這樣一本書,以及許多林先生所翻譯的書,這項翻譯工作本來是學界所應承擔,只嘆翻譯之事,乃雕蟲小技耳,向為學界所輕視。這也就是昨天杭之先生所指出的點。他以自己為例,本習數學,但對哲學、思想感興趣,美國MIT、芝加哥西北大學出版社,對法國現象學與當代思潮有嚴謹而有系統的翻譯,讓他受惠很深。但台灣學界,向來重原典而輕翻譯,翻譯不算學術成就,學者若把譯作列入學術著作,還怕被別人誤以為「不務正業」。
 這樣的觀念,當然是有其盲點。執著於原典,背後有其複雜曲折的心態,要討論得另闢章節。有人以為讀英文即讀原典,卻忘了英文其實是一種晚熟的語言,今天一般所說的「英文原典」其實是從其他語言翻譯而來,忽略此點,就有如刻舟求劍。即使以更古老的語言或書籍,也有類似的狀況。比如英文聖經由拉丁文翻譯而來,但拉丁文聖經難道就是原典嗎?非也。舊約以希伯來文寫成,新約聖經至少有些部分在拉丁文之前,還有希臘文的經文。何為「原典」?何謂「原典」?越是探究,就會越覺原典觀念的脆弱。
 何況很多書籍,透過翻譯之後,更能產生影響衝擊。馬丁路德將聖經翻譯成德文,加以普及,宗教改革才會如此波瀾壯闊。而所謂具有讀原典的能力,並不表示有能力理解,有能力理解,並不表示就能轉成另一種文字。一昧執迷於原典,問題甚大。
 知識產業有如食品產業,有著龐大的產業鏈,每個環節都在生產,每個環節也都在處理(process)。廚師不可能自己養豬捕魚,有賴於其他人飼養、撈捕、宰殺、處理。知識工作者也都是站在其他人處理過的知識上,加以詮釋、創發。有些人是在同一種文字系統內進行處理,有些人會涉及轉譯其他語言系統,有些人則專心把其他語言系統的知識轉為另一個語言系統的符號。就知識處理的角度來看,不管是翻譯或寫作,只要做得好,都有其價值。何以重論文而輕翻譯?而林添貴先生翻譯破百本的例子,其實也更突顯了某種不堪。
 林先生以業餘之力翻譯的書,其中不乏暢銷萬本的書籍。保守估計,輾轉閱讀他譯作的人次,應該也有近百萬。身處學術江湖的人士,為求升等得生產論文,本為無可厚非之事,我也不敢隨便論斷,但其中必有相當數量的論文,既無學術重要性,也無閱讀人次。如果整個生涯寫個數十篇這種論文,無足輕重,也不過就幾千個人讀讀,遠不如林添貴先生翻譯半世紀不輟,能對社會做出更大的貢獻。
 昨天杭之先生也提到,29日在紫藤廬,將有一場關於譯者彭淮棟先生的座談會,錢永祥、單德興、李有成、鍾漢清、彭錦堂、魏淑珠,以及幾位出版界的先生女士將會出席。座位已滿,但活動內容將會在紫藤廬臉書頁面露出,博客來網路書店、OPENBOOK與《思想》期刊也將會報導。
====================
其人,其譯──紀念彭淮棟先生,兼談台灣近四十年來的翻譯
時間 2018/4/29(日)14:30-16:30 
地點 紫藤廬茶館(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三段16巷1號)紫雲
2018年,春寒料峭,彭淮棟先生悄然謝世,
消息傳出,在兩岸四地引起廣大迴響,
許多讀者紛紛透過各種社交媒體提到自己曾受惠於他的譯作。
彭淮棟先生先後就學於東海、台大外文系所,任報社編譯,
日間上班,入夜伏案翻譯,完成三十餘本譯作,
其中不乏許多譯者視為畏途的文學、思想巨著。
彭淮棟先生投入可觀的心力,周詳思慮,化為中文,
這是他的翻譯流傳廣泛,影響深遠的原因所在。
彭淮棟先生向來少與外界交接,但這並不足以作為遺忘這位譯者的理由,
4/29的下午,在紫藤廬茶館,
我們邀請幾位彭淮棟先生的友人、學者、出版社編輯、讀者
從彭淮棟先生其人其譯的點滴談起,
並從他的譯作看四十年來台灣出版界的翻譯書。

Chiaheng Wu 再說一句,時間拉長來看,很多事情就很清楚了.學界在翻譯方面幾乎交了白卷,也不鼓勵寫書,所以也不興旺,現在的教學現場互動,狀況普遍不佳,學生人數萎縮,大家都剉著等,如果研究也無可觀,或是在別人設定的議題下為人作嫁,或是沒有公認可觀的成就,那就是四大皆空了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看到商務重譯重出史景遷《大汗之國》,覺得很高興的原因。書還沒細看,但是看到譯者出身學界,加了許多譯注,顯示此書分量,顯示譯者用力,也讓讀者獲益。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82867管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