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5日 星期日

Gone Girl;龍瑛宗《周刊朝日˙ 光への忍從 》;《建築的文化風氣功能》;于謙(1398-1457)《夏日憶西湖》英譯


 Gillian Flynn, whose novel "Gone Girl" enters the hardcover list at No. 2, has said, "Female violence is a specific brand of ferocity. It's invasive."
《Gone Girl》港譯作「失蹤罪」,當然是食了同一導演David Fincher的經典舊作《七宗罪》(Seven),雖然食字食得有點搞笑,不符合這電影的恐怖懸疑氣氛,但又總好過台名譯作《控制》。
這電影跟《七宗罪》又並非全無關係,也是講了許多關於人性的陰暗面,但這部更現實,描述愛情由浪漫激情至撕裂,令我想起同類電影《Blue Valentine》及《Before Midnight》,又是另一部反浪漫的戲,《Gone Girl》對婚姻的反諷,比以上兩部恐怖百倍,正如女主角最後說: 「這就是婚姻」,婚姻就是這樣虛偽吧。

gone,

-----

台灣社會文化資料:
龍瑛宗《周刊朝日˙ 光への忍從 》1941.6.?
介紹台灣建築和住的問題:參考王惠珍 著《戰鼓聲中的殖民地書寫──作家龍瑛宗的文學軌跡 》台北: 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2014(平裝 / 21*14.8cm / 464頁 / 部分彩色 / 中文),頁187。
案:似乎不必將"忍從"翻譯成"隱忍",因為該詞是漢文,舊日本沿用。http://chinese-watch.blogspot.tw/2014/10/blog-post_99.html
CHINESE-WATCH.BLOGSPOT.COM|由 HANCHING CHUNG 上傳


****
Karsten Harries [美]卡斯騰‧哈里斯 著《建築的倫理功能》(The Ethical Function of Architecture),申嘉,陳朝暉譯,北京:華夏出版社,2001
按:
"現在作者是第三次選用這個標題,因為本書表明,該標題所提出的問題對作者而言一直是個挑戰,其中“倫理的(ethical)”一詞據作者理解與希臘語ethos(精神特質)更相關,而不是我們通常所指的“ethics(倫理、道德)”,如我們談到“商業道德”或“醫德”時的那種意思:本書中所稱的architectual ethics完全不是“建築道德”的意思。" 本書應翻譯成《建築的文化風氣功能》。http://hcbooks.blogspot.tw/2014/10/karsten-harries.html

http://hcbooks.blogspot.tw/2014/10/karsten-harries.html

昨晚特別注意動詞和鴛鴦的翻譯。"西子"湖的英譯應是錯誤。


于謙(1398-1457)《夏日憶西湖》:“湧金門外柳如煙,西子湖邊水拍天。玉腕羅裙盪雙槳,鴛鴦飛近採蓮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