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轉載: 『翻譯ABC』(明智周)

【1分鐘可以理解的『翻譯ABC』】
去年及前年,我分別審譯、校訂了兩本重量級翻譯作品,一本是李登輝先生的『新台灣的主張』,還有一本是黑澤明的助手,野上照代的自傳『蜥蜴的尾巴』。業界人士都知道,已經翻譯完成的作品還需要花大錢找人『審譯、校訂』的唯一理由,就是原翻譯無法信任、不堪使用,需要重新找人大幅整容翻修,才能通過出版社的品管考核,進一步付梓呈獻給讀者。
由於這兩本書是出版社(遠足和女影)的年度重頭戲,原本就是經過極為審慎的規劃與評選,才邀請到兩位優秀翻譯家(一位是資深,一位是中生代知名譯者)負責翻譯工作。為什麼結果還會是如此地出人意表、不盡理想?
要做好翻譯工作,不外乎要滿足三個基本條件。
第一,中文程度要好
第二,外文程度要夠
第三,翻譯觀念要正確
什麼樣叫好的中文,什麼樣的外文程度才叫做夠,這是大問題,也許以後有機會再來細談。
關於第三個條件,什麼是正確的翻譯觀念,有一些比較基本的、容易理解的部分,我曾經發表在『世界文學』雜誌第二期,題為『翻譯的射程』,有興趣的朋友,歡迎進一步參考。
其中,一個最簡單,也是最關鍵的原則:原文是一段你就翻成一段,三段你就翻成三段,一句你就翻成一句,三句你就翻成三句!千萬不要自作主張隨意更動文章形式,不可以僭越原著權利,隨自己的喜好任意發揮。這麼簡單的觀念,不曉得為什麼,在中文翻譯書裡,變得是如此地近乎奢求?
這已經不是個別翻譯者的問題,而是整個中文翻譯的思考和觀念,都需要大翻修的問題了!
國內唯一跨越文化與國家界線的世界文學季刊 這是一份廣納視角,沒有藩籬的刊物,大語種小語種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分身或天地。編輯委員會以音樂中最接近人聲的樂器——「拉長號」的態度面對這份刊物,希望長號的人性、伸縮彈性,以及拉出高、中、低音的能量,可以跟大多數的讀者產生共鳴,結合一體。 《世界文學》內容兼顧學術與通俗,既追求廣度也要求深度,試圖向台灣讀者宣告「文學全球化」的時代已經來到了! 《世界文學》第二期在熱情的夏季出刊,本期的主題研究特區為「空間與身體」。 「空間與身體」就是我們日常生活的氛圍與環境。吳爾芙在《自己的房間》裡標榜女性創作,要有足夠的收入,還要有「自己的房間」,沒有獨立自主的空間,...
BOOKS.GOOGLE.COM.PE

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

Shawarma

Shawarma 翻成"沙威瑪",其"威"音似乎不準。
Shawarma 

Shawarma Initiative Triumphs at Ruzana in Brooklyn

by 

THE PAINTED VEIL by W. Somerset Maugham 毛姆《彩色面紗》

《面紗》的書名出自雪萊的十四行詩:
“別揭開這幅彩幕(就是'彩色的面紗'),它被活人稱為生活;/雖然上面所繪的圖景顯得很不真實。/只不過是以隨隨便便塗刷的彩色/來摹擬我們願信以為真的一切東西;”(吳笛譯文)
"Lift not the painted veil which those who live"
Lift not the painted veil which those who live
Call Life: though unreal shapes be pictured there,
And it but mimic all we would believe
With colours idly spread,--behind, lurk Fear
And Hope, twin Destinies; who ever weave
Their shadows, o'er the chasm, sightless and drear...
http://hcbooks.blogspot.tw/…/the-painted-veil-by-w-somerset…
~~~~~
"央視播放台灣綠營人士辱罵中國的影音,是在挑激中國人對台灣的憤怒與仇恨情緒,為戰爭做準備。更糟糕的是辱罵中國人是「支那賤畜」更讓中國人忿恨,因為支那是日本對中國的稱呼,含有蔑視、貶低、羞辱的語意,再加上賤畜,讓新近由自卑轉化成自大的中國人,情何以堪。
台灣人民飽受中國欺負與打壓,會口出惡言也有一定的背景,但是批評對方還是要有理有節,不須口出惡言,不卑不亢仍然是自我辯護的最高境界,不必惡言相向給對方提供攻擊我們彈藥。" 蘋論:不要吹響戰爭的號角
2016年09月22日
《愛在遙遠的附近》影片原名《彩色面紗》( The Painted Veil),是根據英國名小說家毛姆( W. Somerset Maugham)於一九二五年所寫的小說改編。 《面紗》的書名出自雪萊的十四行詩: “別揭開這幅彩幕(就是'彩色的面紗'),它被活人稱為生活;/雖然...
HCBOOKS.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