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9日 星期四

檢討 {管理三部曲 } Managerial Breakthrough By 朱蘭(J. M. Juran)著 ; 鍾漢淸譯




1997年,我與美商 麥格羅希爾合作出版拙譯 朱蘭(J. M. Juran,1964)著的{管理三部曲 } (Managerial Breakthrough )
這本書的翻譯在1995~96年,那時還沒有internet 可查資料。
{管理三部曲 }附我作的索引。我約賣出3000本。


昨天2015.10.29 讀約瑟夫.朱蘭(Joseph M. Juran)原著的{品質創造大師朱蘭} (The Architect of Quality: Joseph M. Juran, 1904-2008, McGraw-Hill), 李芳齡譯,臺北市 : 麥格羅希爾出版 ;, 2004。他的回憶錄提到1950年代當顧問的製造商的個案之"改造",因為雇主不答應寫出真名。我查我的譯本,發現當時我在索引將那家公司省略了。

另外,原著在sabotage 處,有字源的注解,我也省略了。
在注解中引用Kipling 的詩 In the Neolithic Age:"... There are nine and sixty ways of constructing tribal lays,...",我有譯出,沒失真,不過我沒注解說明該詩的"原意"。
我將這些寫在 blog {英文人行道}:
http://word-watcher.blogspot.tw/2015/10/sabotage-there-are-nine-and-sixty-ways.html

2015年10月28日 星期三

陳西瀅先生與翻譯:屠格涅夫的《父與子》 Fathers and Children*等

西瑩首倡翻譯的嚴格批評,他的 《高爾斯華綏幸運與厄運》一篇長文,打倒了胡譯亂譯、欺世盜名、不負責任的作風。對於翻譯界,真有摧陷廓清、撥亂反正的作用。他手譯的《梅立克小說集》(二十二年商務版,收入新中學文庫)、屠格涅夫的《父與子》*等書,也真能矜慎生動,傳真傳神。比嚴復標榜的"信達雅"更進一步。-- 梁容若《迎陳西瀅先生》,刊《中央日報》,1952.10.20,收入《書和人》台北:文星書店,1964,頁22.-25



一九二三年八月,《晨報副刊》連續刊載他翻譯的英國高爾斯華綏的劇本《忠友》;九月十七日陳西瀅在《晨報副刊》發表《高斯倭綏之幸運厄運——讀陳大悲先生所譯的《忠友》


*  Fathers and Children 另外英譯

Fathers and Sons (novel)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中文《父與子》 (日本:父と子』)無法表現原文複數--
“Every man hangs by a thread, any minute the abyss may open under his feet, and yet he must go and invent for himself all kinds of troubles and spoil his life.”
― Ivan Turgenev, Fathers and Children
Written as a response to the growing cultural schism between liberals of the 1830s/1840s & the growing nihilist movement, Fathers & Children parallels both the nihilists (the "children") & the 1830s liberals who sought Western-based social change in Russia. Additionally, these two modes of thought were contrasted with the conservative Slavophiles, who believed that Russia's path lay in its traditional spirituality.

2015年10月26日 星期一

‘Lord Heart of the Matter’

胡適在論文多引用 Harry Hopkins 的Yelta 會議記錄:


Peter Drucker pointed to the example of Harry Hopkins, an adviser to Franklin D. Roosevelt during World War II. “A dying, indeed almost a dead man for whom every step was torment, he could only work a few hours every other day or so,” Drucker wrote of Hopkins. “This forced him to cut out everything but truly vital matters. He did not lose effectiveness thereby; on the contrary, he became, as Churchill called him once, ‘Lord Heart of the Matter’ and accomplished more than anyone else in wartime Washington.”

hc評:在【每日遇見杜拉克】(台北:天下文化,2005)中,將  ‘Lord Heart of the Matter’ 翻譯成"事情的真相"。 (頁35;1月15日)
 在G. Green 的小說Heart of the Matter,有時譯成【事情的真相】。
由於Harry Hopkins是小羅斯福總統最倚重的外交顧問,又曾秘密"出使"英國,受邱吉爾的招待---可參見Wikipeia 的Harry Hopkins條---所以邱吉爾稱呼他為"萬事之核心/關鍵之大臣"。

crux of the matter

Also, heart of the matterThe basic, central or critical point of an issue.For example, In this trial the bloodstains represent the crux of the matter,or We think the second clause is the heart of the matterAlthough crux isLatin for “cross,” in English it means “difficulty” or “puzzle,” and it is from thelatter that this expression is thought to be derived. The variant employsheart in the sense of “a vital part” (as it is in the body). The first term datesfrom the late 1800s, the variant from the early 1500s.
The American Heritage® Idioms Dictionary
Copyright © 2002, 2001, 1995 by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Published by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2015年10月24日 星期六

草嬰 、托爾斯泰譯者去世,享年93歲



hc:近年某些托翁主要作品都有幾本英文新譯。這表示漢文也可能如此,市場夠大、人才夠多的話。

俄語翻譯家、托爾斯泰譯者草嬰去世,享年93歲
澎湃新聞記者石劍峰
2015-10-24 19:44 來自逝者

10月24日晚,翻譯家草嬰先生的夫人盛天民向澎湃新聞記者發來短信,翻譯家草嬰先生於2015年10月24日18點02分在上海華東醫院因病去世,享年93歲。這幾年,草嬰先生因病一直住院。
反法西斯老戰士,用筆戰鬥
今年5月9日,俄羅斯舉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閱兵時,一群草嬰先生的讀者來到華東醫院看望先生。太太盛天民說,草嬰先生是一位反法西斯老戰士。70多年前,他是用筆來與法西斯戰鬥的老戰士,那也是草嬰先生從事俄語文學翻譯半個多世紀的起點。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14歲的他在那年12月隨家人避難上海。日本侵略者的暴行激起了少年草嬰朦朧的愛國心,也從那個時期開始閱讀各類進步書籍,從此與俄語、俄國文學結下了不解之緣。“當時的蘇聯是進步的象徵,我開始對俄羅斯和蘇聯文學產生了興趣,所以我想學俄語。”2007年,草嬰先生在接受東方早報記者時說。
草嬰先生的第一位俄語老師是上海的俄僑,“我是從報紙上看到她招學生的廣告,她是家庭婦女,不懂中文,也沒有課本和詞典,學得很吃力。但不管怎麼說,她是​​我的俄語啟蒙老師。”“當時學俄語的人很少,而且你也不能讓別人知道你會俄語。俄語和蘇聯、紅色、共產主義聯繫在一起,所以要是讓日本人知道了,就麻煩了。”就這樣,草嬰偷偷摸摸和那位俄僑家庭婦女吃力地學習了兩年。這位俄羅斯婦女肯定沒有想到,她當初教的這個15歲小男孩,幾十年後把大作家托爾斯泰的所有小說都翻譯過來了。
“遇到地下黨員姜椿芳是我人生的轉折點,他對我​​學習俄語影響最大。他知道我在學俄語,就主動來幫我解決學習困難。他在哈爾濱學習的俄語,所以俄國文學修養很好。”草嬰先生當時回憶說。他一直把薑椿芳視作自己翻譯道路的領路人,而當時的《時代周刊》是他的“社會大學”。
2013年4月17日,翻拍草嬰的照片。高劍平澎湃資料
1941年蘇德戰爭爆發後,地下黨和塔斯社在上海創辦《時代周刊》,18歲的草嬰就開始在那里工作。草嬰先生開始利用周末和晚上翻譯稿子,而且這個事情還得保密,只有極個別同學知道。當時,《時代周刊》一直處於日本人的監視之下。當時的《時代周刊》主要刊登蘇德戰爭的電訊、戰爭特寫、戰爭題材的文藝作品等。這份雜誌後來在東南一帶淪陷區和新四軍地區都可以讀到。
草嬰翻譯的第一篇俄羅斯小說是普拉多諾夫的短篇小說《老人》,這也是草嬰先生第一次使用這個筆名。草嬰,原名盛峻鋒。說起自己的筆名,草嬰先生說寓意很簡單,“草——是最普通的植物,遍地皆是,我想自己就是這麼一個普普通通的子民。”這個筆名從18歲一直陪伴到現在,最後很少有人知道草嬰先生的真名。他當時在接受東方早報記者採訪時回憶說,“當時刊登在《蘇聯文藝》雜誌第二期上。我翻譯俄羅斯文學是有一定的責任使命感,當時希望通過翻譯俄羅斯文學為反法西斯鬥爭出一點力。”
“不能不戰而把土地讓給敵人”,“死亡——它只是預備給敵人的。”2007年在採訪草嬰先生時,他還記得《老人》裡的這句話。從《蘇聯文藝》上,草嬰先生開始廣泛接觸蘇俄文學,也從那裡開始翻譯俄語文學作品。
1945年5月7日,德國投降後,草嬰先生正式成為塔斯社上海分社的員工,專職從事翻譯工作。8月8日,蘇聯向日本正式宣戰,次日日本兵就衝進了塔斯社上海分社在淮海公寓的辦公室,僥倖逃脫。8月15日日本投降。
1947年,24歲的草嬰與盛天民成婚。從相識相戀到喜結良緣,兩人誌同道合,共同追求進步和想像。草嬰先生的夫人盛天民從中學時就參加了中共地下黨。
草嬰和妻子盛天民的家。高劍平  澎湃資料
翻譯托爾斯泰是因為敬重托爾斯泰的人格
1949年之後,草嬰連續翻譯了肖洛霍夫的《學會仇恨》和《一個人的遭遇》,“我含著悲憤的淚翻譯這些作品,進一步增加了對法西斯的仇恨,也加強了對苦難者的同情。”草嬰曾對東方早報記者回憶說。肖洛霍夫先於托爾斯泰進入草嬰先生的翻譯視野,但對肖洛霍夫的厚愛卻給他帶來“災難”。“文革”中江青把肖洛霍夫定性為“蘇聯修正主義文藝鼻祖”,《靜靜的頓河》、《一個人的遭遇》都成了“修正主義的大毒草”,草嬰也因此受到牽連遭到迫害,並成為“文革”最早批鬥的對象。那時,他不能翻譯任何作品。被關押一年後,草嬰成了監管勞教對象。1969年夏天,他被派到農村割水稻。1975年,52歲的草嬰被責令去建築工地扛水泥包,結果差點送命。
對於這段遭遇,草嬰表示自己並不後悔,“我一輩子翻譯俄羅斯文學主要介紹的就是肖洛霍夫和托爾斯泰,肖洛霍夫是托爾斯泰精神的繼承者,敢於通過作品和言論來宣揚人道主義思想。”
而係統翻譯托爾斯泰則是在“文革”後,他曾對東方早報記者說:“翻譯托爾斯泰是因為他的作品反映著人道主義思想,到處透露著人性的光輝。”從上世紀70年代末一直到1995年,草嬰先生用近20年的時間一個人完成了400多萬字的《托爾斯泰全集》翻譯工作。
“你為何對托爾斯泰作品如此鍾情?”很多人都會這麼問草嬰。
1994年8月11日刊登的《大公報》上,草嬰先生詳盡地回答了這個問題。他說:
“文革”結束時,我已年過半百,深感一生中十分寶貴的十年被剝奪了。以後留下的時間不會太多,我一定要在這有限的時間裡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於是決定係統翻譯托爾斯泰作品。其實這也是我的宿願。還在學俄語的青年時代,我就想向中國讀者介紹一兩位俄國大作家,而托爾斯泰就是我最崇敬的一位。
“文革”前我譯過托爾斯泰的一些中短篇小說,就是1964年出版的《高加索故事》。“文革”結束後,我決定先翻譯托翁的全部小說。有人問我為什麼特別愛托爾斯泰。我想首先是因為我特別敬重托爾斯泰作為一個人的人格。托爾斯泰說:“愛和善就是真理和幸福,就是人生唯一的幸福。”我覺得托爾斯泰的一生就是追求這樣的真理和幸福,他就是愛和善的化身。
1970年代末,草嬰計劃的托爾斯泰全集翻譯工程十分浩大,他參照蘇聯版本製定十二卷計劃,包括三篇最著名的長篇小說《戰爭與和平》、《復活》、《安娜·卡列尼娜》;四卷中短篇小說,按寫作年代排列,以每卷代表作作為卷名,分別為《一個地主的早晨》、《哥薩克》、《克魯採奏鳴曲》、《哈吉·穆拉特》;再加一卷托爾斯泰自傳體小說《童年·少年·青年》。
十二捲全集,譯成中文約四百萬字。他的翻譯原則就是,譯文必須盡可能與原著接近。為此,每篇原文他都要看十遍以上,吃透後再開始翻譯。草稿完成後,他自己會把譯文從頭到底朗讀一遍,不順口的地方再修改。為確保翻譯質量,他給自己的翻譯指標是:每天只翻譯一千字。
在那段翻譯托爾斯泰全集的日子裡,草嬰先生每天五點半起床,先鍛煉身體,然後吃早飯。等妻子上班,她就坐在寫字台前工作,上午翻譯,下午整理資料。
草嬰說,自己雖然敬重托爾斯泰,但自己並不是托爾斯泰主義者。1985年,翻譯蘇俄文學已經40多年,正在翻譯《戰爭與和平》的草嬰現在終於有機會第一次踏上俄羅斯的土地,他也已經62歲。作為中蘇友好代表團一員,草嬰提出要去參觀托爾斯泰的故居波良納莊園。
俄羅斯高爾基文學研究所研究員、著名漢學家李福清說:“一個人能把托爾斯泰小說全部翻譯過來的,可能全世界只有草嬰。”在翻譯《托爾斯泰全集》時,草嬰說:“我要努力在讀者與托爾斯泰之間架一座橋,並且把這座橋造得平坦、寬闊,讓人輕鬆走來,不覺得累。”
草嬰家中部分書櫃。高劍平澎湃資料
翻譯是歷史的安排,無怨無悔
1987年,在莫斯科舉行的世界文學翻譯大會上,草嬰就被授予俄羅斯文學的最高獎———高爾基文學獎,成為迄今為止獲得該獎項惟一的中國人。2003年草嬰80歲壽辰,俄羅斯駐滬總領事偕領事館成員為他舉辦了祝壽酒會。俄羅斯駐華大使羅高壽來函向草嬰祝壽說:“您在我國受到深度尊敬,因為通過您的才華和勤勞,中國讀者能認識托爾斯泰、肖洛霍夫的許多作品以及其他俄蘇作家的傑作。”
草嬰先生與夫人盛天民的家在岳陽路一幢幽靜的老式洋房裡。但這幾年,草嬰先生一直住在醫院,夫人盛天民幾乎每天兩頭跑。2007年東方早報記者在其住所拜訪草嬰兒先生時,85歲的他還能每天在家寫作、讀書、散步,只是翻譯工作停下了。
“60年來,翻譯一直是我的事業。”草嬰當時對東方早報記者說。這其中包括400多萬字的《托爾斯泰全集》,還有肖洛霍夫、萊蒙托夫文集。草嬰說,幾百萬字的譯文都是自己幾十年積累的結果。“幾十年來,在翻譯上我從沒有中斷過,365天每天都會翻譯一點。但我每天翻譯的很少,平均就1000字左右,我所了解的翻譯家每天的翻譯量都差不多這個量。 ”但幾十年翻譯《托爾斯泰全集》期間,草嬰先生其實一直是個自由職業者,沒有單位,就靠稿費生活。”
草嬰先生說,自己無愧于幾十年的翻譯生涯,也無愧于讀者。“有朋友問我怎麼會一輩子搞文學翻譯?我說是歷史作的安排,我無怨無悔。”

Memoires d'outre-tombe



Hanching Chung 我記得三聯簡譯本等,有解釋書名意思和作者用意?參考日本的:"回想録『墓の彼方からの回想』(Mémoires d'outre-tombe、没後出版)"---《墓後回憶錄》。"這裡的“墓後”,“墓中”,甚至還有別處的“墓外”,其實在法文中是同一個詞。為什麼會有這些譯文上的差異?當然這取決於每一位譯者對原文含義的讀解。應該說,都沒錯。但從夏多布里昂自己的解釋而言,“我始終想像我是坐在我的棺材裡寫作的”,我私下以為,也許郭宏安先生的“墓中”譯法更近原意。"《墓中回憶錄》Memoires d'outre-tombe [memoirs from beyond the tomb] (1849-50)


江燦騰新增了 3 張新相片法國拿破崙時代的大作家夏多布里昂的著名回憶錄,三巨卷,篇幅驚人,可是大陸中譯本居然有三種以上的不同書名,『墓中回憶錄』,『墓畔回憶錄』,『墓后回憶錄』,『墓外回憶錄』,真是太扯了.

2015年10月20日 星期二

談mishap 、Disgrace (2004);watchword, rallying, square v promenade







將mishap (運氣不佳等意)翻譯成"悲劇"太沉重:

中國第一夫人英國"現形"記事;落後就要出醜出糗
「國母」!有事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偕「國母」彭麗媛出訪英國,原本雍容華貴的彭麗媛卻在國宴上頂張「大花臉」見客?!原來是因為粉底中含二氧化矽( silica)成份,雖然可以使妝容完美無瑕,但是照相機閃光燈一打就GG了,英國媒體紛紛揶揄彭麗媛的妝容是場不幸的悲劇(have suffered an unfortunate make-up mishap)。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按照面貌身材儀態和文化素養水平,唯一帶得出場的第一夫人彭麗媛,在照相時被中國劣質化妝品給毀容了。







pioneer, watchword, rally, Rallying / Rally Racing...

watchword 格言、rallying 翻成拉力賽都可注意。


台灣大學將校門口前的"大學廣場"取名為University Promenade,有點奇怪。

-----

Jane Chen 當譯者對所翻譯的書感到契合,那種幸福感是很深刻的!最近重讀孟祥森翻的《屈辱》,他在譯後裡寫道:這書,好像是我寫的,又好像在寫我。(看到這樣的契合,我真是為他高興!)自然他感謝出版社主編把那書交給他!我相信一定也有很多人像我一樣,感謝志峰,把那書交給我!

Hanching Chung 很有意思。十年前讀孟譯不用心,還以為他感謝編輯偏愛他呢!當時有一帖譯評---blog Simon University.



2004
(謝謝)張華、小讀者、路人談段Disgrace 之翻譯

去年準備好談論Disgrace兩翻譯本的對比。後來想,這樣的比較,其實不公平,所以就放棄了。B版本將書中的拉丁文逋翻譯出了。
A版本:柯慈《屈辱》孟祥森譯,台北:天下文化,2001
B版本:庫切《恥》張冲等譯,上海:譯文出版社,2003
前陣子「談一下utopian的反義字(antonyms)「反面烏托邦」dystopian,它在18世紀末即有,此字的前置"dys+" 為'BAD'+(U)TOPIA。根據WordNet Dictionary ,它的意思和例子如下: Definition: [adj] as bad as can be; characterized by human misery; "AIDS is one of the dystopian harbingers of the global villages"- Susan Sontag 
去年諾貝爾獎頒給Coetzee時說《恥》/《恥辱》這本小說:
"In the dystopian novel Disgrace, David Lurie does not achieve creativity and freedom until, stripped of all dignity, he is afflicted by his own shame and history's disgrace. In this work, Coetzee summarises his themes: race and gender, ownership and violence, and the moral and political complicity of everyone in that borderland where the languages of liberation and reconciliation carry no meaning." 」 

我將這兒的一段討論列出當紀錄,謝謝所有參與的朋友。
‧A版本:就以他這樣的年紀——五十二歲——離過婚的男人而言,他自己認為,他的性問題已經是解決得不錯了。星期四午後,他開車到綠角。兩點正,按溫莎大廈的門鈴,報了自己的姓名,進去。等在一一三室門口的是索拉雅。他直入臥房,感受室內芬芳的氣味和溫暖的燈光。他脫下衣服。索拉雅從浴室出來,褪落浴袍,鑽到床上他的身邊。「想我嗎?」她問。「隨時都在想,」他回答。他撫摩她蜂蜜色、未留日曬痕跡的肌膚,把她擺開親了她的乳房,做愛。 

For a man of his age, fifty-two, divorced, he has, to his mind, solved the problem of sex rather well. On Thursday afternoons he drives to Green Point. Punctually at two p.m. he presses the buzzer at the entrance to Windsor Mansions, speaks his name, and enters. Waiting for him at the door of No. 113 is Soraya. He goes straight through to the bedroom, which is pleasant-smelling and softly lit, and undresses. Soraya emerges from the bathroom, drops her robe, slides into bed beside him. `Have you missed me?' she asks. `I miss you all the time,' he replies. He strokes her honey-brown body, unmarked by the sun; he stretches her out, kisses her breasts; they make love. 

A版本:「索拉雅修長苗條,黑色長髮,黑如水波的眼睛。理論上,他老得足以當她爸爸了;不過,理論上,男人十二歲也可以當爸爸。他在她的來客名單上已經一年有餘;他覺得她完全讓他滿足。在一個星期的沙漠中,星期四變成了奢侈而淫逸的綠洲。」
Soraya is tall and slim, with long black hair and dark, liquid eyes. Technically he is old enough to be her father; but then, technically, one can be a father at twelve. He has been on her books for over a year; he finds her entirely satisfactory. In the desert of the week Thursday has become an oasis of luxe et volupté. 
 B版本:「索拉婭身材高挑姚纖長,一頭長長的烏髮,一對水汪汪的深色眼睛。從年齡上,他足足以做她的父親,可真要從年齡上說,十二歲也可以當父親了。他成為她的顧客已經有一年多時間了,而且覺得她令人心滿意足。在荒蕪的一周裡,星期四成了一塊luxe et volupte*的綠洲。」
*法語:奢侈與肉慾。
----
敬邀wo/小讀者/rl/ch……等高手來「譯評小說Disgrace之一段,一番風雨……」:
A版本:「他常刻骨的想,妓女們如何談論常來的恩客——尤其是比較老的。她們說,她們笑,但也打冷顫,就如半夜在澡盆中看到蟑螂。不久,她們也會因他打冷顫——情不自禁,欲蓋彌彰而又惡意盡情的。這是他無可逃脫的命運。」
He has a shrewd idea of how prostitutes speak among themselves about the men who frequent them, the older men in particular. They tell stories, they laugh, but they shudder too, as one shudders at a cockroach in a washbasin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Soon, daintily, maliciously, he will be shuddered over. It is a fate he cannot escape. 
B版本:「對於妓女之間如何談論她們的常客,特別是年紀大些的客人,他自有見解。她們談逸聞趣事,談到好笑之處盡情一笑,但她們肯定也有聳肩表達鄙視之意的時候,就像人們半夜洗澡在浴缸裡看到一只蟑螂時的反應。用不了多久,她們就會沖他聳起肩膀,挑三剔四,惡言惡語。這就是他的命,逃也逃不過。」
--
ch留言:試試看。
他不免敏銳地想到,妓女會如何討論常來的客人,尤其是老頭子。她們會講客人的故事,有時笑,有時也會打冷顫,就像半夜在澡盆裡看到蟑螂一樣。不久,他也會被她們嬌貴、惡意地打冷顫,這是無可避免的命運。 

小讀者留言:
(1)只有一個無傷大雅"技術上"的小意見
通常washbasin是指洗臉盆或擴而張之指洗手台 
(2)不太懂作家在這裡的文學筆法:daintily/是指她們輕輕細細地打個冷顫嗎?
打個"精緻"的冷顫?/還是不懂.../沒有偏見, 只是和一般的"刻板印象"不太符合...為何形容"她們"這個shuddering的動作daintily? 

路人 留言:

「他對於妓女如何談論恩客,尤其是年紀較大的客人,自有敏銳的見解。她們講述客人的行止,笑出聲來,但也會渾身輕顫,就像半夜在臉盆裡看見蟑螂一樣。然而要不了多久,他也會成為鶯燕們帶著惡意微微顫抖的對象。這是他無法逃避的宿命。」

作者用形容妓女們談論老嫖客的樣子,打顫是做作又充滿惡意的。妓女可能會說:「哎喲,那個老不羞可噁心了。分明已經不行,還要‧‧‧」一面說一面微微打顫的樣子。daintly和maliciously相得益彰,由daintly更加顯得malicious。 

小讀者 留言:
借力使力copycat一下, 想把那文字氣氛和節奏表達出來.

要不了多久,他自己,也會成為那冷顫的對象,輕巧而不懷好意的冷顫

2015年10月19日 星期一

拜倫詩歌的翻譯:《錫雍的囚徒》中的 the mountain breeze 、Don Juan

The Prisoner of Chillon 錫雍的囚徒、第13節

(Chillon 在瑞士日內瓦湖北端一個名為「錫雍」(chillon)的古堡,在宗教改革時代,曾是囚禁「異端份子」的所在,而死於錫雍的囚徒,自十六世紀後期開始,到十七世紀,計有超過 ...)
故事詩《錫雍的囚徒》(1816)查良錚譯



The select poetical works of Lord Byron: containing The ...

https://books.google.com.tw/books?id=tPxWzq3VNn0C
And o'er it blew the mountain breeze ; And by it there were waters flowing , And on it there were young flowers growing Of gentle breath and hue. The fish swam  ...

郭宏安談breze :有微風之義,若加形容詞,似以"清涼的"、"清冽的"、"凜冽的"為妥,以山間之風論,更不可加"柔和的",否則於理不通。.....法譯本"凜冽的北風"也。(《訪錫雍古堡》,收入《塞納河 萊蒙湖》北京:三聯,2007,頁231


hc按:breeze 語源而已:[古スペイン語briza(北東風). 原義は「北東から吹いてくる冷たい風」]

----
科學的新娘:浪漫、理性和拜倫的女兒 The bride of science : romance, reason, and Byron’s daughter關於台灣翻譯本的一些看法。
這本書引了不少詩。
這多有比較好的翻譯本可參考,
不過都為譯者所忽略。
我舉[序言]引的
Don Juan: CANTO THE FOURTEENTH
CI
'T is strange -- but true; for truth is always strange;
Stranger than fiction; if it could be told,
多奇怪! 但千真萬確; 因為現實
總是很離奇的,荒誕甚於小說。

2015年10月8日 星期四

譯著之編者宜收斂;《聖經》翻譯的限制、 To His Coy Mistress by Andrew Marvell

譯著之編者宜收斂

一本法文原書名{北野論北野} (Kitano par Kitano (French Edition): Michel Temman)的書,台灣將書取名為{馬鹿野郎!:噩夢中的喜劇,絕無冷場的北野},一年後,將中譯稿賣給中國某出版社,改名為{北野自述:無聊的人生,我死也不要}。這個案,很能反映當今中文書的風尚。

我今年也有一本重譯的著作,有段近十行的演講摘要,編者找到原作者的家譜,寫了一段約3行的"考據"與說明。

*****
pp.91-107 政治家班固里安。Wikipedia English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avid_Ben-Gurion
只談些翻譯相關問題:
p.107:" Vision and Implementation"譯為幻想和武器",應該是"願景及落實"。
p.98 有一次他讀多語言的《聖經》時,領略到:只有用希伯來語言你來能領會其全部內容,以及它那微妙的雙關和聯想......最好的英譯本詹姆士王的欽定本而論,也未能傳達出原文的神韻....
-----

p.171 "但在我背後,我常聽見時間的翼車,匆匆駛近,所以,向牠走去。"

此翻譯的大問題是對標點分號的了解:

       But at my back I always hear
Time’s wingèd chariot hurrying near;
And yonder all before us lie
Deserts of vast eternity.

To His Coy Mistress by Andrew Marvell : The Poetry ...

www.poetryfoundation.org › Poems & Poets

But at my back I always hear. Time's wingèd chariot hurrying near;. And yonder all before us lie. Deserts of vast eternity. Thy beauty shall no more be found;.



當代智慧人物訪問錄
  • ISBN13:9786665990955
  • 作者:JAMES NELSON
  • 譯者:林哲雄
  • 裝訂:平裝
  • 出版社:文星,1966; 水牛出版社,1988等

2015年10月4日 星期日

無法翻譯?:“Hortensia,” vexillologist、phinally、 Phools...?譯典通:「兩岸用語對照大詞典」。 6色旗非彩虹旗;Gravity's Rainbow in A Map of Misreading

Assistant curator Alison Hokanson examines the unique composition found in Fernand Khnopff's “Hortensia,” now on view in gallery 813.
助理館長愛麗森 · 霍坎森現在審查獨特的構成,發現了在弗爾南多 Khnopff"之中,"在 813 畫廊展出。

To twenty-first-century eyes, Khnopff's canvas looks like a snapshot,…
METMUSEUM.ORG


“Hortensia, 繡球屬,又名、紫陽花、七變化、洋繡球、粉團花,原產於中國四川一帶及日本。原學名八仙花菲利普·弗蘭茲·馮·西博爾德根據其日本妻子的名字-楠本瀧所命名。為山茱萸目繡球花科繡球屬學名Hydrangea)落葉灌木,花幾乎全為無性花,所謂的「花」只是萼片而已。早期「花」為白色,後變為藍色或粉紅色。

-----

此翻譯機器對發音遊戲還沒搞懂:將f 用ph取代的英文。



With 15,000 academic citations between them, George Akerlof and Robert Shiller have been thinking about the economics of deception for years. "Phishing for Phools" is phinally here
與它們之間的 15,000 學術引文,喬治 · 阿克洛夫和羅伯特 · 希勒一直在思考的欺騙多年經濟學。"網路釣魚為 Phools"是 phinally 在這裡

They have been writing the book since 2010. You might think that it would...
ECON.ST



-----
New Zealand’s vexillologists are enjoying their moment http://econ.st/1ioKjjT
紐西蘭的 vexillologists 正享受著他們時刻 HTTP://econ.st/1ioKjjT

“FARCE” barely describes the process by which New Zealand is deciding whether or not it needs a new flag. John Key, the prime minister, caught everyone by...
ECON.ST


Google


      • Image result for vexillologist
  1. Vexillology is the "scientific study of the history, symbolism and usage of flags or, by extension, any interest in flags in general". The word is a synthesis of the Latin word vexillum ("flag") and the Greek suffix -logia ("study").
  2. Vexillology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Vexillology
旗幟學是一個專門研究旗幟及旗幟上的徽飾的學問。旗幟學的研究範圍,除了古代及現代的旗幟以外,還包括旗幟的設計、製作與使用,並嘗試如何利用旗幟去瞭解及解釋現代社會。
旗幟學的英文「Vexillology」源自拉丁文的「vexillum」及後綴詞「-(o)logy」,於1960年由旗幟學權威、美國人史密斯(Dr. Whitney Smith)所創造。

******
我翻譯中國用書,並沒使用「兩岸用語對照大詞典」等等,憑自己的經驗資料庫。

英業達攜手金山軟件 明年推手機APP

【王郁倫╱台北報導】英業達(2356)與中國金山軟件集團在北京合作舉行「兩岸用語對照大詞典」發表會,由英業達自有品牌Dr.eye譯典通和金山軟件旗下的金山詞霸攜手合作,共同編定兩岸用語的對照詞典,董事長李詩欽透露2016年春節將推出手機APP雲端版,雙方並將進行引擎技術交流深度合作。
英業達與雷軍任董事長的金山軟件展開合作,這也是英業達與小米深度合作後,擴大「雷系」企業的合作版圖,由英業達董事長李詩欽與金山軟件集團執行長張宏江共同出席「兩岸用語對照大詞典」發布會,正式宣布該服務上線。


李詩欽表示,「兩岸用語對照大詞典」,歷時半年開發,動員近百位編輯及程式設計師,內容共蒐錄了11萬個兩岸常用簡繁對照詞彙表,其中4萬字具有雙方編輯部考究後的權威簡繁釋義、例句及發音。
李詩欽表示,「今年年初,兩家企業就正式簽署戰略合作協定,雙方將在兩岸用語詞典、雲端服務、辦公室軟體及專利運營等領域展開深入合作,資源整合,共同開拓兩岸市場,推出兩岸習慣用語對照平台就是合作中的重點。」
李詩欽表示,未來將與金山軟件更深度合作,透過兩岸用語詞庫資料庫的雲端建置,將提供更多詞彙加入完整釋義,未來會納入網路流行用語及本土常用字,為了方便使用者在手機上得到更快速服務,英業達計劃將投入更多開發資源,2016年春節前推出手機App雲端版,此外,英業達與金山軟件也會進行相關引擎技術合作與交流,如OCR辨識、TTS發音等。
英業達表示,譯典通在台灣有1500萬龐大用戶,金山軟件在中國是領導品牌,結合雙方翻譯軟體服務優勢,期望提供兩岸14億人民對習慣用語能有對照參考的平台。 


-------
6色旗非彩虹旗

Number of colours in spectrum or rainbow[edit]

spectrum obtained using a glass prism and a point source is a continuum of wavelengths without bands. The number of colours that the human eye is able to distinguish in a spectrum is in the order of 100.[7] Accordingly, the Munsell colour system (a 20th-century system for numerically describing colours, based on equal steps for human visual perception) distinguishes 100 hues. The apparent discreteness of main colours is an artefact of human perception and the exact number of main colours is a somewhat arbitrary choice.
RedOrangeYellowGreenBlueIndigoViolet
                           


一向反對同性戀婚姻的明光社總幹事蔡志森,今日在《明報》撰文,他指出,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全國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後,很多人將自己臉書上的圖像改為6色「彩虹」以示慶祝,「令人不能不慨嘆這是一個以假亂真、魚目混珠的年代。」

蔡志森指出,代表同志平權的「彩虹」只有6種顏色,但真正的彩虹是有7色的,6色的根本就不是彩虹,「當一個社會運動以假亂真,以高舉假的事物為榮,怎不叫人慨嘆!你可以用6色線條作標誌,也可以賦予這設計獨特的解釋,但請不要叫它作彩虹,不要教壞細路,在大自然中彩虹是7色的。同樣,婚姻作為一種社會制度,有一籃子的要求,不符合這些規定的根本就不應叫做婚姻。」


蔡志森:六色根本不是彩虹 批評同性平權運動「高舉假的事物」 | 立場報道 | 立場新聞
一向反對同性戀婚姻的明光社總幹事蔡志森,今日在《明報》撰文,他指...
THESTANDNEWS.COM





(上圖) 彩虹旗六個顏色分別代表著:生命、療癒、陽光、自然、寧靜/和平、精神。...
PRIDEWATCH.TW







……對文學傳統的創造性模仿……其中偉大的、光榮的自我失敗的大師是品欽(Pynchon),其【萬有引力之虹】是60年代即弗萊和博爾赫斯(Borges)時代的完美文本……
--H. Bloom【誤讀圖示】天津文學出版社,2008,頁30
hc看法:
A Map of Misreading 翻譯成【誤讀圖示】很勉強。

「萬有引力之虹」原書名為
Gravity's Rainbow is an epic postmodern novel written by Thomas Pynchon and first published on February 28, 1973.
http://en.wikipedia.org/wiki/Gravity%27s_Rainbow
Rainbow 可能還有「虹」之外的意思:rainbow



「自我失敗」是self-defeating,表示「適得其反、弄巧成拙 欲蓋彌彰 反被自己的聰明所誤..... 」. [形]〈行為・計画・議論などが〉(思惑に反して)自滅的な. 自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