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7日 星期日

傅譯JEAN CHRISTOPHE第一句/ 誤會



羅曼‧羅蘭《约翰‧克利斯朵夫》Jean-Christophe的傅雷譯本是我初二1967的第一本大河小說” (2013年才知道roman-fleuve (river-novel) 因此書而鑄)
2013年我買本英譯本對照發現傅譯很陽剛又好用套雨

JEAN CHRISTOPHE

第一巻 曙

ロマン・ローラン Romain Rolland

豊島与志雄訳


濛濛晓雾初开,
  皓皓旭日方升……
                 《神曲·炼狱》第十七
  江声浩荡,自屋后上升。雨水整天的打在窗上。一层水雾沿着玻璃的裂痕蜿蜒流下。昏黄的天色黑下来了。室内有股闷热之气。


うち湿りたる濃き(もや)
薄らぎそめて、日の光
おぼろに透し来るごとくに……
     ――神曲、煉獄の巻、第十七章――


 河の水音は家の後ろに高まっている。雨は朝から一日窓に降り注いでいる。窓ガラスの亀裂(ひび)のはいった片隅には、水の(したた)りが流れている。昼間の黄ばんだ明るみが消えていって、室内はなま温くどんよりとしている





*****
倫敦地鐵宣佈周末將全天候運營 BBC中文網
倫敦地鐵宣佈將在周末全天候運營,同時計劃關閉多數票務辦公室。這一舉動或將導致通勤者捲入工會與公司之間的「全面戰鬥」。 倫敦地鐵(London Underground) ...



所謂 倫敦「地鐵報」(Metro)的翻譯可能錯誤
巴黎的地鐵稱為Metro
倫敦的暱稱Tube
是所以倫敦「大都會報」(Metro)
Get on your bike and explore off-the-beaten-track Taiwan倫敦「大都

2013年11月5日 星期二

張華二則:梁兄《情感教育的佳譯》/《譯心雕蟲》/HC談"恩威並重"



梁兄的佳譯


情感教育p.552 ( 今天的功課)

[P.552] He mingled in society, and he conceived attachments to other women. But the constant recollection of his first love made these appear insipid; and besides the vehemence of desire, the bloom of the sensation had vanished. In like manner, his intellectual ambitions had grown weaker. Years passed; and he was forced to support the burthen of a life in which his mind was unoccupied and his heart devoid of energy. 
他出入社交場合,跟不同的女人談情說愛,但揮之不去的初戀回憶讓其他愛情都流於淡泊乏味。他不只消失了烈的欲求與旺盛的感情,連抱負也愈來愈渺小。年華似水,十幾年過去了,他的精神總是那麼懶散,情感總是那麼乏力。

 -----


校長:
謝謝慷慨的獎金。近日看到一本《譯心雕蟲》,看了覺得內容不錯,準備找個時間到你處送上。請問何時有空(周末或晚上)。
下周去上海旅遊。
張華
---- HC
 《譯心雕蟲》是歐陽昱先生的翻譯筆記  台北釀出版社2013.7
這本書可以討論的地方可多啦.換句話說作者多很有點武斷
我們舉些例子
1830年代早期澳洲有一本移民手冊說:
The grand secret in the management of convicts is to treat them with kindness, and the same time with firmness.   p.183
作者說這是"恩威並重"
不過 這一翻譯也是"見仁見智"的因為KINDNESS 和FIRMNESS 是否就是"恩威"呢? 還有 THE SAME TIME的問題.

 讀者或可參考威之英譯例:
 http://humanum.arts.cuhk.edu.hk/Lexis/Lindict/

2013年11月3日 星期日

2013譯藝獎頒獎聚餐會 (1 熊維強照相)

https://mail-attachment.googleusercontent.com/attachment/u/0/?ui=2&ik=86ac3a8a18&view=att&th=14217963a747c475&attid=0.10&disp=inline&realattid=1450573851425505280-local9&safe=1&zw&saduie=AG9B_P8djPrZQDOIgZarI15Qa3mF&sadet=1383380630812&sads=KVG2bCtgraGOFbe5_isRau-NvJo

https://mail-attachment.googleusercontent.com/attachment/u/0/?ui=2&ik=86ac3a8a18&view=att&th=14217963a747c475&attid=0.7&disp=inline&realattid=1450573851425505280-local6&safe=1&zw&saduie=AG9B_P8djPrZQDOIgZarI15Qa3mF&sadet=1383380511411&sads=wF6i2drNwkDAwVLNCP16TMHISxo


17 attachments — Download all attachments   View all images   Share all images  
https://mail-attachment.googleusercontent.com/attachment/u/0/?ui=2&ik=86ac3a8a18&view=att&th=14217963a747c475&attid=0.1&disp=inline&realattid=1450573851425505280-local0&safe=1&zw&saduie=AG9B_P8djPrZQDOIgZarI15Qa3mF&sadet=1383380239757&sads=-jBMWgVzFvN8Ro58eGzN65T9sNA&sadssc=1

2013年11月2日 星期六

受獎文 (梁永安: 2013年譯藝獎 (ii))




受獎文 (梁永安: 2013年譯藝獎 (ii))



我與鍾漢清先生的淵源

我與先生是在一個討論翻譯的網站認識。他喜歡拋問題給大家思考,頭一次拋的問題是這一道:《以撒.柏林傳》有一處提到assassin Aassassin B〔刺客甲、刺客乙〕,但上下文卻完全與暗殺行刺無關,讓人費解。沒有網友回應這問題,他也未再提起,過了好一陣子,他在另一篇貼文中看似不經意地引用了莎士比亞一番話,其中正好有assassin Aassassin B之語,指的明顯是「路人甲、路人乙」。我本未注意,過了好一會兒才赫然悟到他是暗中「揭曉答案」,便在網站上笑稱他的「猜謎遊戲」耐性十足。看見有人明白他的苦心,先生也是大為高興。這是我們過從的開始。先生學的是工業管理(曾在多家外商大公司擔任管理訓練工作),但對人文、藝術、社科無不感興趣,平素泛觀博覽,買書如吃飯,家中藏書無數,又喜歡找朋友雅集,談文論藝,還曾翻譯管理學大師戴明(William Edwards Deming)十餘本著作(從洽版權到銷售一手包辦)。他對我禮遇有加,常在其博誌上為文推介拙譯,有時又會認購拙譯一批,分送親朋或召開讀書會,堪稱今之patron。我與先生對翻譯有許多共通看法,故甚為投契(一個例子是我倆都認為從英譯本迤譯的二手譯本未必會輸於從原文直譯)。先生嘗稱我是個prepared man,足見知我甚深(我以前不知道有這個詞兒,聽到後卻覺得十分貼切,至少比learned man精確十倍)。先生頒我這個獎(和獎金),我知道是因為曉得我窮,找個名目予以支持。我受之惶恐,卻之不恭,只好當成是暫借用,日後定當歸還。

我與張華兄的淵源

    早在親身認識張兄以前便拜讀過他的大文〈《英漢大詞典》的商榷〉(載於《翻譯學研究集刊》第四輯),驚為天人(評論詞條缺失需要硬橋硬馬工夫,非有深厚蘊積不為功)。若干年後,張兄以本名現身上述提過的翻譯討論網站,一上場也是談《英漢大詞典》(陸谷孫主編)。我起初聯想不起來,但隨即納悶怎麼又有一個人對《英漢》如此熟悉,心血來潮,把〈商榷〉翻出來看,發現作者果然也叫張華。我在網站上點破他的「身分」,後來便通信起來。嗣後,鍾先生弄了個叫Simon University的網站(他也是管理學大師Herbert A. Simon的大粉絲),繼續不時拋些翻譯問題考大家。我和張兄同是常客(另兩位最常參與討論的是學貫中西的鄭小姐和法文了得的繆小姐),時相切磋,不亦樂夫。張兄就像鍾先生一樣,專業不在文科(是位大工程師),卻對文字、詞書與翻譯興趣盎然,孜孜鑽研,又不時抽空下海翻譯,小試牛刀(以文章為主,書本類有兩本)。張兄功底深厚,見解常發人所未發,讓我有茅塞頓開之感。茲舉兩個印象深刻的例子:

an ill-favoured smile讓人不舒服的笑容
我一直覺得英文作者喜歡用「上義詞」(這是邏輯或語意學用語)an ill-favoured smile就是其中之一。
「讓人不舒服的笑容」的下義詞可能有:邪笑、奸笑、陰測測地笑、不懷好意地笑、不討人喜歡的笑、皮笑肉不笑(淫笑)等。

照我所知,opalescent指的是類似毛玻璃的半透明,而不是色彩,「蛋白石」指的也是半透明,和一般寶石的清澈見底不同。所以文中的The air is opalescent 大致是中文的迷濛。
我曾為文討論過,趙元任把兔眼的pink譯為「淡紅」、後來的譯者都譯為「粉紅」,其間即有透明度與色彩的分別。

我與翻譯的淵源

    我與翻譯發生淵源的時間極早,大二便選修過外文系的翻譯課,但真正較多從事翻譯,是始自唸研究所初期。當時除受老師朋友委託翻譯些單篇文章,還為了賺外快幫一部《百科全書》翻譯過部分條目,頗得編輯好評,第一次知道自己這方面也許有些許長才。(一件軼事:我妹妹因為做不來「史學方法論」的期末作業〔翻譯一篇文章〕,找我當槍手。我為了不露痕跡,只敢使出六成功力。)
    然後,經過許多年後,翻譯成了我的專職(原因已在別處談過,此處不贅言)。算一算,專職至今已大約十、七八個年頭,過程中苦樂參半。「苦」是因為每天要面對文本壓力和交稿壓力,「樂」則是因為這工作會長人見識,讓我對一些本來一無所知的事有了一知半解,對本來一知半解的事有了二知三解。
這裡不是適合談翻譯心得的地方(脫離具體文本和具體句子談翻譯大概也會流為空泛),但從前一位同班同學帶我去拜見一位任職國關中心的老師(一位馬克斯專家),他說了大意如此的一番話:「讀馬克斯的時候,只有弄懂句子中每個字的作用,弄懂前一句與後一句的關係,弄懂前一段話和後一段話的關係,我才會認為我是讀懂。」這也是我從事翻譯所根據的工作原則(但當然是常常做不到)。
    我有幸生在一個電腦化的時代。我專職翻譯工作之初正是個人電腦開始普及之時,更後來又有了google。要不是有PCgoogle,我的產能應該會減半。

    鍾先生交代我談談特別喜歡自己哪幾本翻譯書,理由何在。這問題有點難,因為我譯過的書中很多都很喜歡,無法一一列舉(這呼應了我與鍾先生另一共通見解:英文書的好作品俯拾皆是。西方科技的強盛是眾所周知,但相較之下,它的「人文力」可能更強)。另一原因是翻譯乃我的工作,過程中不太有空細細歸納一本書的優點,最後得到的印象通常十分攏統(如「有原創性」、「感人」、「有啟發性」、「好看」之類)。不過,以下姑且隨手拈來幾本,略說感想。
l          《下一個基督王國》:喜歡原因是它對基督教在現今世界的發展有一發人未發和全盤性的鉅視。順道一說,我一向喜歡翻譯與神學有關的好作品,理由很難解釋,但可能與性向有關:我大二便跑去選修過「宗教哲學」,而本科也有「宗教人類學」這門課(被「當」掉兩次)。
l          歷史學家蓋伊的幾部作品(《弗洛依德傳》、《史尼茨勒的世紀》、《啟蒙運動》、《現代主義》):喜歡原因是它們架構宏大,作者學識淵博,許多分析都要言不煩和獨樹一格(例子之一是他在《啟蒙運動》裡對盧梭的分析獨到,不像中文世界談到盧梭時來來去去都是同一套老套)。但蓋伊提的「大命題」當然是常常充滿爭議性。
l          《陌生語言的樂音》:這是一本波赫士式小說,篇幅不大卻包含著高濃度的哲學反思、音樂反思、歷史反思、小說創作反思,甚至涉及物理學(作者本人便是物理學博士),更了不起的是全書以交響曲的「形式」寫成:「初讀之時,書中不斷重複出現的句子、段落、篇章、人物、場景,一再挫折閱讀者的心,一直要等到你耐心地讀下去,你才會發現,這些一再的重複並不全然是無意義的,反而如同巴哈的《郭德堡變奏曲》一般對稱、平衡且協調。」(摘自網路)。書中也有許多精警的佳句,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這句:「人在世上了解最少的人就是父母:只有日後回顧,我們才能點點滴滴拼揍起他們的生活。」
不太久前翻譯的小說《毛二世》也是我頗喜歡,它把作家的使命感和創作過程的嘔心瀝血刻劃得深刻感人。只是作者(被稱為「後現代派」的作家唐.德里羅)的句子和敘事方式有時十分破格,讓我的譯力捉襟見肘,為未能將其佳處表現出一半而懊惱。



翻譯半生緣 (張 華)




翻譯半生緣
 


感謝鍾漢清先生的美意,在退休前夕頒給我這一大獎,給我從事半輩子的翻譯生涯留下一個彌足珍貴的肯定,回顧起來,我三十多年來在翻譯上的努力,其實就是追求這份肯定。「半生緣」出自張愛玲的同名小說,但「半生」於我還有雙關的意思,也就是「半熟」的相對,指的是我始終把翻譯當成業餘興趣,頂多只能算是半個翻譯人。雖然我的工程師生涯比翻譯生涯還長,不過翻譯生涯卻曲折有趣得多,「譯藝獎」剛好給我一個好機會,對這有趣的旅程作個回顧。
我和鍾漢清先生的緣分因翻譯而起,可惜許多資料都因清理檔案而消失了,借用鍾漢清先生的敘述:「10年前,梁永安先生和張華先生等人已是譯林高手,我才與他們認識。因為我比較有空,所以在PC Home的新聞台(blog) “Simon University”,就由我掛名主持,所以張華兄有時候就戲稱我為 校長”----blog ,其實談許多中英譯中的一些小毛病,所以blog的主要參與者5人都是專家,只有我是外行,他們就教我敲鐘……」這5人除我之外,應指永安、瑞麟、小讀者、歐巴桑諸位,我在這幾位面前,只能算是個「邊緣人」,「看」與「想」多於「寫」,還沒有單獨成書的作品,而梁永安先生在當時大約已有三四十部譯作之多。
我和翻譯結緣的經過相當迂迴緩慢,觸發點是1982年讀到思果先生的新書《翻譯新究》,為書中純淨的中譯和對英文的詳細解釋所吸引,接著才讀到他的《翻譯研究》,之後就開始大量蒐集翻譯方面的書籍,享受優美譯文的樂趣,其中也包括進台大外文系夜間部進修翻譯,承翻譯課張靜二教授之邀,翻譯了《翻譯的藝術》在《中外文學》198610月發表,算是我第一篇正式發表的譯作。
1989金石堂書店舉辦的「英翻中比賽」,獲得社會組第一名是個進入翻譯專業的轉點。考題含有一個多達116字的長句,用3個名詞各自帶出一長串片語,最後以these總結成為102個字的主詞,這種頭重腳輕的結構,不但在中文沒有,在英文中也罕見,我想得獎的原因,似乎和成功解決這問題有關。原文如下
The habit of furnishing a room, a large room, possibly, with shelves and filling them with books, not paperbacks but bound books, the attempt to collect the complete editions of an author (itself a very special concept) as well as the first editions, not necessarily the rare books of the Morgan Library but the first editions of a modern author, with the hope of owning everything by a writer─good, bad, or indifferent─whom one loves; the ability─above all, the wish─to attend to a demanding text, to master the grammar, the arts of memory, the tactics of repose and concentration that great books demand─these may once more become the practices of an elite, of a mandarinate of silence.
我的解法在於加出古人讀書」當主詞,使「習慣」、「企圖」、「本事」等動作都有了歸屬,可以單獨成句,不必和下文糾葛不清,譯文如下:
古人讀書,有闢室藏書的習慣,把一個房間(可能是個大房間)裝上書架,填滿書籍(精裝書,不是平裝書);他們也有蒐集特定版本的企圖,專門收藏某一位作者的所有版本(這種做法本身就是很特殊的觀念),以及作品的第一版本(不必像摩根圖書館的罕本書,而是當代作家的初版書),對於所喜愛的作者的作品好的、壞的、不相干的,都想一一收集齊全;他們還有鑽研求知的本事(更重要的是心願),潛心研讀艱深的書籍,對於偉大作品所要求的通曉文義、付諸記憶以及靜穆與專注的訣竅,無不精通。以上古人的種種做法,都可能再次成為默默進修的高級知識份子和精英人物的常規。
比賽的評審東吳大學簡清國教授把我介紹給洪宏齡先生,進入《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擔任改稿的工作,譯者都是學術、經驗俱佳的高手,從進入到雜誌關閉約一年的工作經驗,使我眼界大開,受益無窮。
翻譯工作之中,比較難得的經歷是編輯英漢辭典。1990年左右,教授邀我參與建弘書局英漢辭典的編輯,前後兩本,後來承書林出版社之邀,又參加了另兩本英漢詞典的編輯。為了印證翻譯的實力,1993我參加在香港舉辦的英國語言學會的翻譯考試,取得翻譯師資格。199596年參加「梁實秋文學獎」翻譯比賽,分別獲選譯文組和譯詩組,都是第二名。之後我在1997年加入台灣翻譯學學會,希望從學界中學得更多知識。
另一個特別的經驗則是套裝訓練手冊的編譯。我自19962004年期間,義務為國際演講會(Toastmasters International)主編10本訓練手冊的中譯,我自行設定了兩個標準:一、各冊的內容互相引用,所以原文相同的部份,中譯也要完全相同;二、排版要與原文相同。這個自行開發的排版經驗,想不到日後對自己出書也有幫助。2009年,國際演講會因我在翻譯手冊方面的貢獻,在8月美國康州的國際年會上頒給我一個國際總會長獎。
學譯近20年後,我有機緣進入《讀者文摘》擔任翻譯,對我是最高的肯定。從200412月號直到20123月號刊出最後一篇,歷時共7年多,從中我發現不同媒體對文字的要求各有不同,《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和一般翻譯書籍只要求譯文通順可讀,幾乎不須改寫,《讀者文摘》(和其他生活型的期刊) 要求與中文讀者的閱讀習慣更為接近,所以編輯的改寫幅度較大。這個要求給我試驗翻譯技巧的好機會,嘗試在翻譯中適度加入中文「起承轉合」的觀念,使譯文更為順暢,偶爾也加入對仗的句式,增加文字的趣味,似乎也頗為編輯所接受。
2010年我應遠流出版社之邀,出版《挖開兔子洞》(即《愛麗絲漫遊奇境》),後來在2011年出版《愛麗絲鏡中棋緣》、2013年出版大陸版《挖開兔子洞》。這兩本書綜合了我多年的經驗與夢想:在翻譯方面,我提出與趙元任先生完全不同的雙關語與仿擬詩的翻譯處理;在準備工作上,則是我近30年來蒐集愛麗絲相關資料的結晶,我不但把能力範圍內蒐集得到的中譯本都搜集齊全,也還蒐集英文的注釋本及參考資料,2000年起前後在學刊發表了4篇討論,2篇討論中譯本,另2篇討論雙關語的翻譯與趙元任先生的阿麗思翻譯,在排版上,除了自己設計長頁插圖,在第二本更針對中英對照的特性,自行排版,達到中英文內容多不超過3行的自訂標準。
我常覺得翻譯對我彷彿是《愛麗絲漫遊奇境》中突然出現的兔子,帶我進入奇幻的世界,而我的學譯過程,又像故事中的老鼠尾巴般屈折迂迴,但在質與量方面,都無法與專心一致、長年深耕翻譯的梁永安先生相比。翻譯對於我,還是保留半生半熟的局面,實在談不上什麼成就,所以只能對鍾漢清先生說:謝謝,過獎了!
2013.10.26

譯藝獎頒獎及聚會 (人文促進基金會) 11月2日: 梁永安先生與張華先生



 譯藝獎頒獎及聚會 (人文促進基金會) 11月2日: 梁永安先生與張華先生


活動名稱: 譯藝獎頒獎及聚會 (人文促進基金會)
時間: 2013年11月2日12點 (供午餐) -14點. (會後帶與會者去對面的陳其寬紀念畫廊)
地點 : 臺北新生南路的紫藤廬  地址和地圖如文末


特別來賓: Professor Cheng Hsu. 徐錚教授
Rensselaer Polytechnic Institute
Department of Industrial and Systems Engineering


譯藝獎(II) 百本里程碑:梁永安先生
梁先生的一些「代表譯作」感想與心得
譯藝獎(I) 愛麗絲夢中奇境二部曲:張華先生
試譯:Aldous Huxley論莎士比亞A Sentence from Shakespeare 等兩篇 (鍾漢清)



…….. (五四一代的作家)因為翻譯而創造了現代漢語。哥德、伯爾、里爾克、策蘭都是翻譯家。德國最偉大的作家都是翻譯家。中國不重視翻譯。…….在德國,我們要求,中國作品被翻譯之後,應該是德國作品。但在中國沒有辦法…….(中國學者到台北開林語堂學術研討會的,都不知道林先生用英文寫作,而他們讀的都是很拙劣的翻譯本。) 如果一個中國不懂得日文、法文、德文、西班牙文的話,他無法了解中國現代作家的深度以及他們文學的成就。……我們應該不停地學習…….(河西著自由的思想海外學人訪談錄作家應該忠誠於他的事業北京三聯2009129-39 (2008.3.25訪問))












  • 紫藤廬茶館



  • Address: No. 1, Lane 16, Section 3, Xīnshēng South Rd, Daan District, Taipei City, 106
    Phone:02 2363 7375
    Hours:Tuesday 11:30 am – 2:00 pm, 5:30–8:00 pm  -  See all
  • 2013譯藝獎頒獎聚餐會 (2 繆女士照相)

    5 attachments — Download all attachments (zipped for )   View all images   Share all images